這個獨立博客是2010年牆內言論環境日趨惡化,博客平台紛紛倒閉,為給自己找一個說話寫字自由的地方,租借國外服務器在WordPress架設而成,停更八年每年不忘續費。這裡是我的精神家園,終究是要回來的。這些年確信我真的只適合獨來獨往,在一個不需要與人交流的地方自言自語,不費心不勞神。

  迄今為止,寫博客是我堅持最久的一件事,持續更新六年之久。12年因為一些變化遷移到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生活,人開始變得浮躁不安,靜不下心來,兩年後的14年6月30日最後一次更新博客,一停更就是八年。

  答應朋友交一個作業,翻出吃灰七、八年的MacBook備份整理手機相冊,順便把博客的灰也撣一撣讓它活起來,這樣才對得起這些年付的那些不低的服務器租金,畢竟掙錢不易。

  停更博客這八年,小到個人大到國內社會乃至世界都在變,不是越變越好而是越來越糟,我也因此成了加速主義退步人,希望那一天快點到來,人間不值,請求回喵星。

  個人方面遭遇最大的變故是17年老媽心臟病突發猝然辭世,之後有兩年時間墮入巨大的悲傷難以自拔。老媽過世太突然,剛開始我完全沒反應,就像離去的人和我沒什麼關係,我以為我已看淡生死。沒想到有天夜裡從夢中醒來,哭著跟鏟屎官說我以後再也沒媽可以喊,再也吃不到媽燒的菜了,說著說著哭到不能自已。還有一次夢見50歲左右的老媽要離開我們,我追到一個立交橋邊拖著她的白色帆布包哀求「可不可以不走」,媽哀怨地看我,把包包從我手裡輕輕拽出,默默轉身離去 ⋯⋯呆立在原地等我看著媽遠去的背影,內心被巨大的悲傷一點一點啃噬 ⋯⋯我哭著醒來,撕心裂肺,開始抑鬱厭世,只要想起媽已經不在人世這個事實就傷心不已。我開始在微信給老媽的帳號寫留言,經常寫著寫著就淚流滿面,這樣的狀態持續了至少兩年。後來才知道這種遲緩反應在心理學上有解釋,「延遲性心因性反應」,也叫延遲性心理創傷。

  年輕時和媽關係比較疏離,甚至恨過她只把弟弟帶在身邊,把我放爺爺奶奶家,就是重男輕女。在我人漸成熟,開始了解那個時代給每個普通家庭以及個人帶來的悲劇,知道婚姻關係中「媽寶男」及其家庭給她造成的傷害,以及漸漸明白媽是血緣關係中真正關心我的人,才慢慢達成和解,建立起一種朋友式無話不說輕鬆自在的母女關係,每月都會打一通長電話,山南海北地聊,很是開心。媽走以後,我經常下意識拿起電話想撥打,看著通訊錄裡那個至今仍未刪除,卻早已和媽無關的電話號碼,心就會四分五裂碎成片。媽有心臟病,知道有一天她會因此離去,可這一天真的來了,還是忍不住傷心難過。

  這些年因為價值觀問題和不少朋友漸行漸遠,甚至絕交不再來往,原本就不愛社交的我越發不愛與人接觸,不想浪費生命在那些「厲害我國」的煞筆身上,把自己封閉在家自娛自樂很充實。微博炸了好幾個號,加上這幾年蛆化嚴重,不想再註冊,轉頭回到久違的推特尋找價值觀相同的同溫層,然後發現過去看民運人士為利掐架,現在輪到進步人高華四處展示雙標虛偽嘴臉,各種令人不適。可推特再怎麼也比牆內好五倍,至少有相對的言論自由。微信朋友圈在老媽離世的那年年底徹底棄用,再也不想在任何公共事件上看那些讓自己堵心的煞筆言論,不用看一干群盲整天瞎幾把高潮丟人現眼,事實證明我是對的,自從棄用朋友圈我的精神和心理都輕鬆了許多。

  倒車速度再快至少我還有我妙,我天天在家吸貓,貓治癒我。除了貓,我還有旅行、攝影等一眾愛好。停更博客這八年也沒閒著,去了幾次台灣,看了幾場超想看的演唱會,民歌四十、鄭怡,圓了年少時的夢;遛了一圈嚮往已久的美國,欣賞到百老匯音樂劇,觀看了年輕時非常喜歡的大衛科波菲爾魔術現場秀,去了風景壯美如畫的大堤頓國家公園和黃石公園;連續幾年每年去兩次日本,看了若干場演唱會,玉置浩二、德永英明、谷村新司、高橋真梨子、ASKA、加山雄三、佐田雅志等等,收了無數LP/CD ⋯⋯出去旅行多了,攝(瞎)影(拍)水平漸長,翻翻博文裡以前拍的照片,攝影器材和水平都是渣,沒眼看,哈哈。停更博客這幾年的照片多到把手機撐爆,又懶得放牆內,就,全爛手機裡了。這次是該靜下心來好好把博客斷掉的記憶續上了。

  就在我以躺平姿勢混吃等死的時候,一場瘟疫大流行改變了所有人的生活,人們不得不宅家躲避病毒。病毒是可怕,但萬萬沒想到牆國的清零政策比病毒更可怕,次生災難、屠殺家養小動物,每一樣都讓我惶惶不可終日,恨自己少壯不努力老大留內地,活到有可能連一隻貓都保護不了的地步。今天刷推又看到一個視頻:工作人員身著防護服借防疫之名進入隔離人員家中亂棍打死小動物,實在沒勇氣點進去,轉頭看了眼家中正在酣睡的二貓,心裡除了恐懼還有仇恨,恨這個毫無人性的政府以及它們制定的有違科學的無腦清零政策以及假借防疫之名實則電子腳鐐的健康碼。

  自病毒爆發至今,始終活在我貓有可能被亂棍打死的恐懼中,不敢離開生活的城市,途中萬一密接感染者就要被抓去隔離,隔離就有以防疫之名殘殺我貓的風險。不敢冒險,後果我們承擔不起。疫情前混吃等死到處瞎跑,現在別說出國,就連去一趟27分鐘車程的隔壁城市都是奢侈。再說就算能出國我也出不去,護照於去年年初到期,預約換照被勸退,之後出台非必要不出國的政策,原本口口相傳的規定被政策化了。就我個人而言,是不大相信這條政策純碎與疫情相關,我更傾向於加速倒車朝鮮化。作為一枚加速主義者,我仍然不希望自己的判斷正確,否則太慘了。

⋯⋯

  就寫這麼多先,想起什麼再補充。個人博客的優點在於,想怎麼來就怎麼來,自由自在,為所欲為。

#喵言喵語 #他攝

【就當封城日誌吧(5月16~?日)】

  2022年5月16日 禮拜一 封城第四十六天   一早接到居委通知:常態化核酸檢測採樣點今天開始啟用,上午9:00~11:30在XXX弄大門外進行常...

阅读全文

【就當封城日誌吧(5月1~15日)】

  2022年5月1日 禮拜日 封城第三十一天   進入一個新的月份,可什麼都沒變,城依然封著,商店依然關著,我們依然牢裡蹲著⋯⋯   昨...

阅读全文

【就當封城日誌吧(4月16~30日)】

  2022年4月16日 禮拜六 封城第十六天   現在真的PTSD,早上經常幻聽大喇叭喊做核酸的聲音。今晨又被這聲音吵醒,結果是真的,但不是我...

阅读全文

《“【我回來了⋯⋯】”》 有 3 条评论

  1. 玫瑰火紅说道:

    時隔八年,我又回到這裡的第一篇博文,希望自己能堅持更新。

  2. myrooroo说道:

    回来了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