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2022.03.16 看醫生)

  年前因胃腸道疾病腹瀉嘔吐前後住院一個月,出院後情況還算可以,大便始終在正常便、軟便兩者間搖擺,偶爾也出現糊狀,總之沒好利落,腸胃一直弱。好在能吃能喝能搞事,幹飯王狀態始終在。

  我呢,也不曉得哪根筋搭錯,老執著於給完全不吃濕糧的她增加點營養,覺著好差不多了,就在腸道糧裡加了非常少量的渴望。再加上50克的減肥餐對有飢餓基因的大橘來講根本不夠塞牙縫,每天餓得見啥啃啥,一會兒沒注意就吃瓦楞紙貓抓板上抓下來的紙,鏟屎官不得已在50克基礎上加10~20克,幹飯王才勉強吃飽。兩個因素疊加,導致虛弱的腸胃雪上加霜,昨天直接拉水樣便了,兩次,擔心脫水,趕緊送醫。

  約了劉醫師的診,做了血液、糞便和X光檢查,胰腺炎檢測(陰性),劉醫師準備給少量激素治療,但感染冠狀病毒的貓不能用激素,又做冠狀病毒檢測,好在結果陰性。為了搞清楚小惡魔的腸胃到底能接受和不能接受貓糧的哪些成分,做了一系列檢測,4~7天出報告。

  小惡魔上一次入院原因是胃腸道問題拉肚子,各項檢查時嚴重應激導致杯狀病毒大爆發,劉醫師說他當獸醫近30年,這麼嚴重的杯狀成年貓也是少見,幾年才遇到一次。這次配藥除了安撫腸胃的,考慮到她有杯狀,又給了七天干擾素。劉醫師說小惡魔是爛基因,被我們遇上了,只有付出更多時間精力去照護。

  一想到要給小惡魔喂藥一週我就心生畏懼,昨天在醫院心裡就掙扎要不要把她留那兒一週藥吃完再接回,又有點捨不得就帶回家了。

  第二天(2022.03.17 住院)

  今早起大早,摸摸小惡魔燒退了,精神不錯,肚子也不拉了,玩了她最愛的小毛巾,跑去貓碗邊等飯吃。和要去上班的鏟屎官抓緊時間喂藥,不曉得是不是這次的藥💊比較大顆,嘗試好幾次都不成功,搞得她越發抗拒,最後膠囊被尖牙咬破,藥粉噴的到處都是,她自己嘴裡也有,難受得她吐泡泡流口水了好久,感覺精神都耗盡了,休息好久只吃了10克乾糧。可憐。

  血淋淋的事實證明我昨天不該掙扎不該捨不得,還是應該把她留醫院,關籠子裡護士喂藥容易得多,她也不用遭老罪。

  送去住院,許助理休息,新來的汪助理負責小惡魔的吃喝拉撒,小汪非常溫柔有耐心,喂藥過程還算輕鬆。但不曉得是不是這次藥的味道她很不喜歡,藥吞嚥進去還會往外吐泡泡淌口水,在家更是如同世界大戰現場,貓累人也累,都累得吃不消,乾脆送去住院,就當花錢消解吃藥的心理陰影。

  唉,這是一隻因視力障礙導致特別敏感容易應激的可憐貓貓。我對她再耐心一點吧。

  第三天(2022.03.18 住院)

  下午去看魔魔,好乖,精神也不錯,邊擼邊吃,一起玩了半天。就是沒拉粑粑。

  腸道菌群檢測指標出來了,葉酸和B12比較高,醫生說高比低好,高只是細菌超標引起的,低了反而要長期補充胰酶,挺麻煩的。

  助理小許被一隻狗子毫無徵兆咬了一口,沒出血但很疼,然後說:還是秋秋乖,咬人也是意思意思不下死嘴。哈?魔魔成醫院模範生了,怎麼回事?在外面可真能裝~

  第四天(2022.03.19 住院)

  鏟屎官也說小惡魔在家嫌她,不在家想她。中午隨便吃點收拾好趕去看小惡魔。

  看見鏟屎官居然沒有想像的那般熱情,抱她10秒就掙扎著要回籠子,和我玩也不如昨天活潑,感覺淡淡的精神沒昨天好,關鍵是繼續沒拉粑粑。我看她肛周並不是送去醫院那天時的乾乾淨淨,像是拉過,但醫院助理說她沒拉。小惡魔的拉粑粑問題成了羅生門。

  我在想會不會有一種可能:小惡魔拉了水樣便,助理清理貓砂認為是小便,當小便處理了。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她上一次拉稀我就犯過這樣的錯誤。但如果吃了幾天藥還拉水樣便,也不大應該啊。

  不管拉沒拉粑粑,小惡魔今天不太愛互動,精神不如昨天好是真的。擼她幾次慾吃貓糧都放棄了,我們在的半小時中一顆都沒動,完全不同以往,哪怕是她杯狀發作最嚴重的時候也會在我們安撫下啃上幾嘴。我們走前和她打招呼也是愛答不理,沒衝到籠子門口蹭蹭。反正今天很奇怪,像是變了一個小惡魔。就感覺她這次很討厭那個口服藥,有可能是口服藥的味道影響了她的食慾和心情,就像我吃甲硝唑嘴裡一股金屬味食慾和心情很差一樣。但願只是我想的這麼簡單。

  希望魔魔明天是和今天不一樣的魔魔,越來越好。

  第五天(2022.03.20)

  今天過去探視,狀態和昨天差不多:不活潑不熱情不想互動不太希望人碰她、擼擼想吃貓糧聞聞又放棄,擼半天好歹吃了點兒,吃得很艱難的樣子,楊醫師給看了口腔,除了輕微牙齦炎沒別的問題。關鍵是仍然沒拉粑粑,四天了啊。

  鏟屎官為了應對明天持核酸報告上班的新規去醫院附近點做核酸,我留下陪魔魔。他回來想抱她,她拒絕了。過了一會兒,就見她瘋狂刨砂,估摸著是想拉屎。果然,用力拉出四坨,成形,有些硬,畢竟四天沒拉水分被腸子吸收了。我和鏟屎官親眼見到小惡魔拉屎,心終於放了下來。

  心剛放回肚子,晚上收到楊醫師的信息:小惡魔咳!嗽!出現上呼吸道感染症狀,並告訴我她查了劉醫師的給藥配方,有一種藥特別苦,片劑的話沒有貓能吃得下去,哪怕封膠囊味覺靈敏的貓貓也能感覺到苦味,何況是喪失視覺其他感官尤其敏銳的小惡魔。魔魔想吃又吃不下飯的迷終於解開了。唉,難為了,可憐的魔魔。

  楊醫師給魔魔做了血常規,結果免疫比較低,有一項炎症指數大於正常值30多。楊醫師說魔魔大便正常了,今晚停掉劉醫師開的「苦藥」,改用抗菌素+皮下干擾素+不加藥物的霧化,沿用上次上呼吸道感染的治療方案試試看。我覺得完全可以,上次那麽嚴重用這套方案都治好了。

  明天看,如果食慾稍有恢復,說明「苦藥」把魔魔搞慘了,另一方面恢復食慾對提升免疫是有好處的。這傢伙真是讓人操心,操不完的心。

  第六天(2022.03.21)

  今天是二貓每月驅蟲日,想好要帶驅蟲藥去醫院。

  一大早,從夢中被鏟屎官硬生生推醒,說小區被封了,48小時。凌晨四點發的通知,六點開始封控。這些日子一直提心吊膽,也抱著僥倖心理希望躲過去,但終究是躲不過的。好在之前多長個心眼,提前把我魔轉移到醫院,就算醫院被封控也會有醫生值班照護,我們也不用太擔心。

  楊醫師給停了「苦藥」,魔的食慾仍沒恢復,估計需要一個過程吧。下午聯繫許助理,說魔今天精神還不錯,沒拉屎,也不咳嗽了,拍了視頻傳給我們。希望我魔命硬快點好起來啊!

  封控說是48小時,48小時後能不能解封還不一定,要看核酸人員是不是全陰性,所以下一次去醫院探視是什麼時候了,但願48小時能解封吧。我想我魔啊。魔在家鬧我煩她,不在家又想,唉~😢

  第七天(2022.03.22)

  封控在小區見不到我魔的第二天。

  楊醫師整合了藥物治療方案,魔魔胃口果然開了,又回到乾飯魔,這真是太好了。感謝楊醫師對我貓的悉心照護,疫情時期,她的認真細心也給了我焦慮不堪的心一絲撫慰。

  過敏原檢測報告也出來了,主要是對屋塵蟎、粉塵蟎過敏。小惡魔後背確實診斷有蟎蟲,經常癢得滿屋子亂跑,每月「大寵愛」除蟎,看來還有必要買些殺蟎劑來噴噴地毯,地毯最容易滋生蟎蟲,她又愛蹲地毯。

動物醫院發來了的視頻

  第八天(2022.03.23)

  封控在小區見不到我魔的第三天。不能自由出入去看我二貓的日子太痛苦了。

  楊醫師發來消息,說我魔很乖,昨天25克乾糧一掃而光,又是我的幹飯魔了。應該很忙,沒拍視頻給我。

  第八天(2022.03.24)

  最近被隔離的人太多,各行各業都不例外,醫院有醫生被隔離人手嚴重不夠用,我貓在醫院的狀況反饋也隨之變慢,很晚才在鏟屎官的消息詢問下知道二貓一天的情況。在醫院見過醫護有多忙,也是可以理解。

  視頻中看小惡魔應該是病好差不多了,能吃能折騰,籠子被搞得烏七八糟幾百回,跟在家一個德性,淨瞎搞,難怪小妙嫌她煩。😂

  第九天(2022.03.25)

  整整五天沒見到我們的小惡魔啊,天哪,聽見我們聲音興奮到不行,在籠子裡翻滾,上竄下跳,籠子都快掀翻啦!折騰完就開始大快朵頤吃貓糧,掉出來幾粒都不放過,精神狀態好到爆棚,可就是便便還有點軟,不夠完美。唉,這傢伙的腸胃太爛了,讓人焦慮。還有兩天藥沒吃完,準備吃完再接回。我太畏懼給小惡魔喂藥了。

  第十天(2022.03.26)

  中午解封第一件事是去盒馬囤了些補給,又去老徐那取了幫我貓買的處方糧。囤好人貓的吃食,馬不停蹄去醫院接小妙看我魔。魔挺好,很習慣醫院的集體生活,我們也就不擔心了。

  住院和寄養的貓貓把醫院籠子擠爆,小惡魔被移到距離地面最近的一層籠子,這傢伙伸出爪子在地面亂抓,鏟屎官覺得不衛生要求換到小妙住的那間房,沒想到換過去這傢伙慫了,死死趴在貓砂盆裡不肯挪窩,因為環境氣味有所改變,無奈又給她換了回來。真是個沒用的銀樣蠟槍頭。😄

  還剩下一天的藥,我們決定吃完再接出院,先把我妙帶回家。

  第十一天(2022.03.27)

  藥終於吃完了,該把小惡魔帶回家了。

  鏟屎官催我快點出門,小惡魔等著我們呢。我心情複雜,既想她希望她快點回家,又畏懼她回家淘氣調皮到讓人貓炸毛,然而炸毛也得接回來啊。🤷‍♀️

  在醫院一樓碰到久未見面的盧醫師,告訴我她上去跟小惡魔玩了好久,說小惡魔很活潑,我笑說肯定是身體舒服就開始瞎搞了。

  楊醫師評估小惡魔吃喝拉撒都穩定可以出院了,出院前喂最後一顆藥,楊醫師親自喂,結果轉眼我就發現膠囊在籠子裡墊子上粘著呢:魔把💊吐出來了!無奈的楊醫師只好把魔抱上診療台,「啪」藥進去了,但還要觀察會不會再次吐出,幾分鐘後確認藥下去了才算投餵成功。唉,我們在家喂藥太難了!

  27號住院十天的小惡魔出院了。以為生活慢慢趨於正常了吧,萬萬沒想到晚上八點甩出大新聞:封!城!

  攝影器材:iPhone XS Max

       Nikon D800

【萬愁之源(更完)】

四個月的小妙,愁啊愁的眼神惹人憐愛。   同樣養貓同樣愛貓的朋友說:疫情以來,貓是我們的萬愁之源。這話說到我心裡了。疫情兩年多...

阅读全文

【家有萌喵—说不出的无奈】

  一妹纸带着她养了八年的狗狗来我家玩。一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了包纸妹还没吃完的干粮和罐头,吃光光,见底儿的那种,然后发挥了狗占地盘的特性在...

阅读全文

【家有萌喵—喵与梅】

节前去花市买了几株腊梅,放在家里香飘四溢,包纸妹也喜欢的不得了,天天咬树枝,趴在旁边守着。。。某天早晨起来,拉开窗帘,一束阳光落在守着腊梅的包纸妹...

阅读全文

《“【小惡魔又住院了(出院了)】”》 有 1 条评论

  1. 玫瑰火狐说道:

    在家瞎搞嫌她煩,
    不在家冷清又想她。
    唉,人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