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1日 禮拜五 封城第一天

  4月1日,愚人節,哥哥張國榮的忌日,也是我在家坐牢的第一天。多麼希望這一切只是愚人節眾多玩笑中的幾個。

  昨晚像往常一樣遲遲不想睡,非常固執地熬到凌晨三點,不想一覺醒來已在籠中,我要清晰地記得它們是如何把每一個溫馨的家變成牢籠的。對,必須記住。

  臨睡前有一陣很恍惚:我到底身處何地,是現實還是鏡像世界?有種似夢非夢的不真實感。醒來已快中午,一陣痛苦襲來⋯⋯不否認我很宅不愛出門,但這是我個人的選擇和自由,然而這所剩無幾的自由也被剝奪,連走出家門都成了一種奢侈,家成了這座城市每一個人的監獄。趴在窗邊看看昔日車水馬龍的街道除了一些保障車輛(垃圾清運車、120)、警車、白衛兵還有流浪貓是自由的。此時的我只能對著老媽的照片祈禱人貓千萬別得急症了。

  下午兩點左右,做核酸的工作人員到達對面樓樓下,一個單元一個單元喊做核酸,感覺這次比上次小區封控管理嚴一些,排隊要求間隔兩米。我是時候都怕毫無距離感的人,上次封控核酸有個年輕男緊緊跟在鏟屎官身後被我請他退後保持距離。即使沒有病毒也希望人與人之間保持適當距離,我是個需要安全距離的人。

  對面樓很快做好,輪到我們樓,看看天氣不錯有點太陽,下樓原地跑一會兒,等到人不多再去做,做好上樓拿貓糧把樓下已被風捲殘雲的貓糧碗加滿,安心回家。

  希望是因為緊張,回到家感覺嗓子哪哪都不舒服,特別緊張,心裡好慌,萬一核酸陽性我個人倒是不在乎,但是家裡二貓會被我害死的呀!老媽,你在天之靈保佑保佑我吧!鏟屎官看我惶惶不可終日,把家裡剩下的自測盒拿出來讓我測一下以求安心,測了,陰性。也不一定準。

  其他城市且不說,滬上的生活在武漢疫情後的兩年已基本正常,無論醫院、生活物資還是其他方方面面均未出現明顯擠兌,運動一來,整個城市徹底亂套,次生災害已遠遠大過病毒造成的危害,原本已經令人無力吐槽的日子被三清零運動擊得粉碎,人們不能正常工作,學生不能正常上學,病患不能正常就醫,整個城市進入一種無序的非正常狀態,到處兵荒馬亂,感覺比戰爭中的烏克蘭還要令人恐懼不安。所以,我就想問,這不是人為災難是什麼?😠

  2022年4月2日 禮拜六 封城第二天

  上床前從窗口望去,街道死一般寂靜,十字路口依然閃爍的紅綠燈顯得毫無意義,只有樓下的流浪貓像往常一樣自由地追逐打鬧。

圖片截取自「城市的地得」公號文

  超級擔心自己或鏟屎官陽了帶害家裡二貓,昨天做完核酸惶惶不可終日,一直刷健康雲檢測結果,刷到大半夜還是沒結果。睡了。早上醒來打開健康雲顯示為陰性。

  這邊才長長舒了口氣,那邊就聽到市民電話到疾控中心投訴健康雲顯示為陰性,疾控中心電話卻告知陽性的錄音,這是最近聽到的第二個此類投訴的錄音了。疾控中心某女負責人聽到投訴就讓男市民致電12345投訴健康雲作假,說:已經接到上百起這類投訴,我也很震驚啊⋯

  長達20分鐘的錄音聽下來,男市民略顯急躁(可理解)訴求不太清晰,疾控中心女負責人條理清晰,應該是位疾控專業人士,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對陣時似乎聽到她說我讓那些陽性的在家隔離他們不肯啊,還勸男市民讓他媽媽留在酒店隔離別去方艙,說方艙等慘狀你是知道的。女負責人對健康雲顯示陰性,疾控中心又一個一個電話告知陽性的虛假作法滿腹怨言也非常不滿。

  電話錄音中有個細節,男市民出於好意告訴女負責人電話有錄音,讓她說話小心注意安全,女負責人開始有些不爽:你錄音徵得我同意了嗎?但很快轉變到:你把錄音放出去好唻⋯⋯接著一陣爽朗笑聲。

  沒想到這條錄音火了,被全網轉發,一時間成了上海疫情的熱議話題,錄音因此遭到各平台封殺,此時才知曉錄音中的女負責人叫朱渭萍,浦東疾控中心傳染病防治科主任。朱女士的勇敢直言讓我想到武漢疫情中另一位勇敢女性艾芬。整一天我感覺自己恐懼的內心被錄音中朱女士的爽朗笑聲稍稍治癒,知道疾控人員中有這樣敢於直言有良知的專業人士而甚感欣慰。希望朱女士不要外行領導為難。

  剛剛又聽到一條滬上市民與疾控中心的電話錄音,這是在倒逼嗎?希望是。希望滬上頂住那幫小赤佬的壓力。

  下午社區發菜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送菜意味著計劃中的四天解封成為泡影。當然了,在買菜困難的封控期送來食物,有比沒有好。

  藉著丟垃圾的工夫下樓曬曬太陽,在樓下原地跑步半小時。跑步時遇到在小區巡邏的警察,讓我跑好了就回家,語氣還蠻溫和。我當時就想,跑好了當然回家,不然還能上哪?🤷‍♀️

  流浪貓的飯盆空了,旁邊多了一袋貓糧,好大袋。晚上下去看看,如果貓糧還多久明天再放。

  自從聽了那段20分鐘的電話錄音,我有點PTSD了,聽見鏟屎官電話響就恐慌:會不會是疾控中心來電通知我們陽啦?一聽不是,我才放鬆下來。唉,被「抓走隔離」和小動物「無害化」嚇怕了,整日殫精竭慮惶惶不可終日,人不人鬼不鬼。日子過成這樣,大概是滬上人民打死也想不到的。

  有網友說,上海這波疫情完全是政治操作和人為製造恐慌。之前和幾位好友聊天中都表達過同樣想法。三月所謂疫情爆發前,滬上人民該吃吃該喝喝該幹嘛幹嘛,沒有任何方面的擠兌。介於共存於清零之間的「精準防控」沒有死人,而這一個月的清零運動死了好幾位,還都和新冠病毒無關。滬上人民心不瞎,會記住這筆帳的。

  2022年4月3日 禮拜日 封城第三天

  殫精竭慮好多天,昨晚實在累到不行,追劇追到快睡著。

  一覺醒來,鏟屎官立馬「傳達」接下來的防疫「精神」:今天全員抗原檢測,明天全員核酸檢測。呵呵,昨晚到處在傳今天暫停核酸,以為風向變了,很多滬上網友也認為曙光可能來了。鏟屎官冷冷來一句:保皇派欽差大臣都來了,大家做什麼美夢呢。話真,我這個悲觀主義者也打了個盹兒發了幾分鐘夢,但瞬間被這份文件砸醒了,告訴自己要保持清醒,不要對躺平抱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

  文件很明顯是針對被無數網民轉發的男市民與疾控中心朱渭萍女士的那段電話錄音,下手可真夠快的。果然是卡脖子的來了,脖子卡得更緊了⋯⋯

  從電話錄音中似乎學到一點什麼,圖中第三條:萬一哪天陽了,健康雲核酸檢測報告顯示為陰,疾控來家抓人,就堅持讓他們出具陽性報告,按照朱女士的說法他們是拿不出來的。

  下午照例下樓曬太陽跑跑步,發現出來磨牙打屁運動的人比昨天多。就去他大爺的「足不出戶」吧!坐牢的犯人每天還有放風時間呢。今天跑了30分鐘,iWatch運動環合環。跑到小區門口,隔著把所有人關在小區的隔離欄杆向外望去,彼時車水馬龍熟悉的街道此時空空蕩蕩非常陌生,不禁想問:這是我生活了十年的街道嗎?

  鏟屎官忽然發現一隻落在門口暫存快遞的帳篷上的鴿子,在家坐監的我越發羨慕起鴿子擁有的自由了。我活的不如一隻鴿子,不自由猶如行屍走肉。

  運動完準備回家,遇到正在尋找我們給自測盒的樓長,說是以為我們跑出去了嚇死她了。唉,能跑到哪裡去呢,我倒真想像那隻鴿子一樣自由自在,想去哪去哪。到家做了自測,一道杠。晚飯還沒吃好,樓長又上來通知大家明天別睡懶覺,七點起來做核酸。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2022年4月4日 禮拜一 封城第四天

  本來今天不想更新了,太累太累,殫精竭慮疲憊不堪,看了一個上海爺叔痛罵清零運動的視頻,稍微緩解了一點煎熬的感覺。那就更了吧。

  通知早上七點核酸,躺在床上倒凌晨三點還睡不著。莫名想起台灣電影「返校」,那個白色恐怖的年代。如今台灣人民的白色恐怖早已成為歷史,而我們的白色恐佈仍不斷上演,且越演越烈,壓得人喘不過氣。不禁由衷羨慕台灣人民。疫情之後都沒機會去台灣看演唱會了,想念台灣。

  因為要起早反爾一早醒來,發現外面靜悄悄,根本沒人來做核酸,這不是耍人玩嘛。氣死。躺回去也睡不著,就刷刷手機吧。十點多開始樓下鬧哄哄開始核酸,喇叭只叫了6、7、8號下樓,再看我所在單元門口被兩輛共享單車攔住不讓出了。一直提心吊膽的我在家裡到處走,嘴裡不斷唸道:完了完了⋯⋯鏟屎官說別大驚小怪,肯定是護士吃飯去了,我根本不信。中午過後隔壁鄰居短信我說居委會電話她詢問家裡住了哪幾個人,並告知單元樓上有人自測異樣(真的有人自己舉報自己),下午來人上門給單元住戶單人單管採樣。果然如果所料,大事不妙。開始擔心我貓,心裡真是慌亂到極點。

  恍恍惚惚追了幾集「華燈初上」,四點多來人採樣了,每家每戶挨個做,既要咽拭子也要鼻拭子,鼻拭子好死不死剛好捅到鼻中隔偏曲的這一邊,疼得我禁不住往後一躲,幹!到現在還疼,一吸氣就疼,直衝腦仁的那種疼。這護士跟老子有仇嗎?艸!😠

  等待核酸結果的滋味就像頭頂懸著一把刀,上不上下不下,太折磨人了。我不是怕感染病毒陽性,是怕被抓走隔離我貓被無害化啊。哭~

  鏟屎官乙方同事昨天自測陽性,整棟樓被封,下午所有人單測核酸,24小時過了許久結果還沒出來。這份煎熬,我也是感同身受了。現在只能祈禱我和鏟屎官都別陽,樓上鄰居假陽了。🙏🙏🙏

  只睡了三四個小時,現在睏到要昏迷,睡覺去了~

  2022年4月5日 禮拜二 封城第五天

  昨天鼻子被捅直竄腦仁的疼,加上各種心理煎熬,前一晚又沒睡好,整個人疲累不堪,12點多就上床睡了,連手機都刷不動。

  一覺醒來問核酸出結果沒,鏟屎官淡定地說「陰性啊」,

  「我呢?」,

  「也是陰性」,

  「你怎麼知道的?」

  「看你手機啊。」

  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下了。不會不會因為樓上鄰居繼續坐監7+7,至少眼下我二貓不會受我和鏟屎官的連累而安全了。謝謝為我祈禱的網友們⋯⋯我愛我的網友們,你們真好!🙏

  接下來是祈禱樓上鄰居核酸為陰,我們就不用封控7+7了。如果陽性,所有人因此繼續在家坐監我也不會遷怒鄰居,冤有頭債有主,我只會大罵:操你大爺的西西屁!操你大爺的XXX!

  我們結果出來了,昨天同時採樣的隔壁鄰居一家報告還沒上傳,這要是反過來,她家出結果而我家沒有,我又要慌作一團了。我怎麼這麼脆弱,真是恨死自己的性格,這種性格在牆國生存可太難了。

  上午十點多隔壁鄰居一家三口出結果了,和我們一樣是陰性,大家輸了口氣。聽鏟屎官說,他凌晨四點多起夜順便刷了下健康雲,我的結果已上傳,他的沒有,不過不多會兒他的也上傳了,二人結果並未同步上傳。

  中午樓組長上門發紙質通告,我單元悲提7+7。按圖所示,我們屬於「小區其他樓棟」。我是一直沒搞明白這些條條框框,搞不懂。

  沒一會兒樓組長又上來發中藥,我們和隔壁鄰居都不要,隔著門聽見樓組長在說:太好了,一共配了60盒,要的人還很多呢。好吧,我們不要,皆大歡喜。又聽見她跟隔壁鄰居說,小區8號樓作上午混檢陽性,下午和我們單元一起單檢也陽,晚上人就被疾控帶走了。這速度,絕不辱沒「大國防疫贏麻了」的美譽。我們單元樓上三人合租,兩人陰一人陽,說還沒確診。可是核酸報告不是出來了嗎?

  這次被封控7+7並不是因為樓上確診陽性,有可能是給樓上自測假陽又自我舉報坑了。鏟屎官發牢騷說,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麼聽話,自測結果又不要求上報,而且第二天全市核酸,何必自己舉報自己呢?如果是陽性,以我們對奧密克戎的了解真沒所謂,甚至都希望陽性者能夠不去方艙這種可怕地方居家隔離,可用自我舉報的方式把大家坑進去就太讓人煩躁了。當然,這些只是我們的猜測。

  下午兩點多聽見居委會工作人員和樓組長隔著單元門洞圍欄(把住戶隔離在單元樓道裡的障礙物)說話:8號樓的已經轉運了,你這邊的應該今天轉運,已經和疾控中心聯繫過了。

  我上面的猜測出錯,鏟屎官的牢騷也該收回,樓上鄰居確實陽了。突然在現實中親耳聽見「轉運」一詞還是很震撼,「猶太人」、「集中營」、「辛德勒名單」BGM瞬間塞滿腦袋,心裡莫名恐懼。😱

  鏟屎官的乙方同事前天自測陽性,當天下午核酸單檢,健康雲時鐘沒上傳檢測結果。今天接到疾控中心電話告知結果「異樣」,讓在家待命。整個流程盒樓上鄰居差不多。我就在想,「異樣」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因為朱渭萍女士曝光健康雲檢測報告造假,健康雲換了「玩法」:不上傳陽性者的檢測報告,改由疾控直接電話通知當事人,還把「陽性」叫「異樣」了?我不懂,瞎猜的。

  晚飯是雪菜蒸大黃魚、小香芹炒豆乾,黃魚是過年前鏟屎官的福利卡買的,冰凍蠻久了,但在悲提7+7不曉得何時解封的眼下算得上奢侈食材。飯後開了一個南匯玉菇,一人一半,吃到有點撐,頓覺犯罪感滿滿,一天一半才合理啊。吃完翻了翻冰箱,看著一天天少去的食物心裡又有點發慌了。把剩下的食材翻看一遍,以防放壞浪費,又把水果清點一遍,還有19顆橙子、一個南匯玉菇、一盒半小番茄,嗯,計劃著吃還能撐一段時間。

  2022年4月6日 禮拜三 封城第六天

  晚飯後吃了一個南匯玉菇甜瓜,一人一半,有點點撐,邊吃邊自責為什麼不分兩天吃,現在的食物如此珍貴,尤其水果,吃到撐簡直太浪費,應該一天一半。唉,日子過成這副鳥樣,除了每天操一頓西西屁和XXX他大爺,我一韭菜還能怎樣?

  看著食物日漸少去的冰箱,有點心慌。能做的是給現有的食物列個清單,合理分配。

  天天被關在家裡坐牢,核酸、抗原沒完沒了,心情差到連洗臉洗澡都懶得。兩天沒洗澡感覺髒到不行,大半夜決定洗洗吧,再不洗人都不能要了。

  像往常一樣進浴室先開水再穿拖鞋,結果腳下一滑「吧唧」一屁股坐地磚上,疼得鏟屎官跑過來拉我才勉強站起來。萬幸是屁股著地骨頭也該沒大問題。洗完澡噴了噴日本帶回來的陣痛消炎劑,估計一覺醒來下床走路會有痛感。唉,太大意了。接下來要凡事小心再小心,非常時期萬一弄出個好歹別說去醫院,小區門都出不了,就算出去了也叫不到120,有了120也沒醫院接收我這個被封控人員。

  醒來覺得屁股疼,覺得自己非常生氣太不小心。鏟屎官說又要核酸了,心情立馬很喪。隨便吃了最後一片全麥麵包,開始翻冰箱,發現我真是個恐慌囤貨王。冰箱裡現有50隻雞肉蛋餃、40枚雞蛋、4包必勝客雞翅、其他肉類魚類,外面還有若干各類罐頭。大多數東西是平時的積攢,封城前主要囤蔬菜水果,橙子和小番茄是封城前囤的最滿意的水果,耐放。吃了一些,現在還有19個橙子一盒多小番茄,得計劃著吃了。誰知道7+7之後還有幾個+7。

  下午準備睡一覺,躺上床沒一會兒就被鏟屎官喊起來,說是又要核酸了,繼續鼻咽單檢,這他大爺的到底要捅多少次,捅到什麼時候啊?😠😠😠

  操你大爺的西西屁!操你大爺的XXX!

  核酸做完我又開始心慌坐立不安了⋯⋯這日子真沒法過了。老媽保佑我吧!🙏

  2022年4月7日 禮拜四 封城第七天

  早上睜開眼睛就看到鏟屎官在刷我手機查看健康雲,告訴我結果陰性。唉,緊張了一天的心暫時放下了。放下才幾分鐘,鏟屎官又說上海發布通告今天又有一輪核酸,我崩潰到大聲喊叫「操你大爺的西西屁!操你大爺的XXX!」是不是非把大家捅成陽性才善罷甘休啊???每天眼睛一睜就開始刷健康雲採檢結果,睡前刷醒來刷,每天活著的意義就是被捅和查看被捅結果,我操你大爺的!!!我開始無法控制自己情緒,深深體會到一個正常人是如何被逼瘋的了。

  昨天網友提醒核酸時要做好防護。的確,現在核酸採檢時我們這些已被封印在家多日的陰性人為數不多的感染途徑之一。昨晚看到一個視頻,珠江醫院一位張教授的說法是,核酸群體採檢本身就是廣泛傳播病毒的過程。我所在的是封控樓,都是單檢,不參與樓下的集體採檢我認為反爾安全一些。採檢前戴N95口罩,採後立刻關門噴酒精消殺、洗手漱口。

  下午樓下有開始嚷麻麻喊做核酸,昨天不是才做今天怎麼又做了呢?我真的要爆炸了!這瘋B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起床的時候稱了下體重,88.3斤,從去年底二貓住院到現在瘦了4、5斤,這點肉別人覺得沒什麼,在我這個瘦人就是很多了,這完全「歸功」於紅色恐怖造成的精神心理壓力。現在的我每天在崩潰邊緣徘徊,在懸崖邊緣試探。

  每次採檢完就開始心悸手抖冒虛汗,跟甲亢發作似的,接著就是無休止地刷健康雲。明明知道結果第二天早上出,但還是忍不住不停刷新,等待一個關於陰陽性的宣判結果。我的精神狀態是真出問題了。可我怕的不是病毒,是怕比病毒可怕一萬倍的西西屁製造的紅色恐怖哇!

  「每日一捅」會給人產生巨大的規訓屈辱感,身心俱疲,下午必須用睡覺給自己回血。一覺醒來各種未接來電和簡訊塞滿手機,其中一條來電來自一位很重要的朋友、我貓的三號鏟屎官。回電得知她的核酸混檢陽性,下午做了單檢,等待明日檢測報告的宣判,慌了。安慰一陣又得知她男友上月28號回小房子拿一些東西封城做準備,結果因為小區出現陽性倍封印在那邊回不了家。唉~

  昨晚把電影「活著」翻出來又看一遍,心裡堵得慌。結果圖中這條不知真假的消息,簡直令人不寒而慄。「所有生活物資政府全面管控」,意思是到了只有特權階層才活得下去的時刻了?昨天浦東塞車,浦西路上的車輛也比封控最嚴時期多了無數倍,據說是各區頒發了通行證,能拿到通行証的是哪些人不用多說了吧。感覺一夜回到改革開放前,特權階層大行其道。

  置身文革2.0,唯一讓我覺得安慰的是我還有推這個管道可以罵罵咧咧發洩情緒疏通內心鬱結,還有好多好心的推友給我安慰和建議。再次謝謝Ta們!我愛Ta們!

  2022年4月8日 禮拜五 封城第八天

  核酸結果在睡前就出來了,陰性,終於可以斗膽睡個好覺。不曉得今天會不會又做核酸,我心態要炸了!

  睡前看到網上的視頻,年輕人多的小區在播放唐朝的「國際歌」,我也想把音箱懟窗口開最大音量狠狠放,雖然並沒什麼卵用,但至少可以發洩不滿,解氣。唐朝這版「國際歌」特別熱血,每次聽都有揭竿而起的衝動,鏟屎官在旁邊冷冷來一句:手無寸鐵還想造反呢?😓

  一覺醒來,上海發布又又又通告今天全市核酸+抗原。我操你們八輩兒祖宗,聚集性核酸場所是最大的感染源,你們不會不知道,你們就是想整人吧!每天起床都是一頓發飆,已成為家常便飯。

  微博看到一條回覆,很想落淚。我其實很早就這麼做了,只要有人敲門,不管是誰,先把二貓塞進裏屋關上門才去應門。這種擔驚受怕的小心翼翼每次都讓我想起傳記片「動物園長的夫人」,動物園的地下室躲藏的猶太人⋯⋯現在的我們和貓像極了當年東躲西藏的猶太人。

  「謠傳」軍管、封控到5月1日,加上昨晚各大買菜APP停止線上服務,民眾進入新一輪恐慌性搶購潮。我也慌了,放了一堆菜在盒馬購物車,結果可想而知,手慢無。隔壁鄰居一家三口,兒子上初中正值發育期超能吃,家裡冰箱和我家差不多大,僅有的囤貨減少速度超出我家許多,前兩天拿了一點芹菜黃瓜土豆送過去,非常時期只有底層互助了。今天加了四個團購群,這波過去也不打算退出,誰曉得什麼時候又來一波呢。以前很喜歡加群,覺得煩,這次對群又了新認識:可以不成孤島,可以救命。

  昨晚邊做飯邊和鏟屎官聊天:所謂疫情只不過是XXX手中控制人民的開關,想開時就是疫情爆發,想關時就宣佈清零大勝利,開關自如,跟病毒本身有個屁關係。不對,有關係,病毒就是那個開關。

  鏟屎官對我愛囤東西的習慣向來不以為然,不反對不支持。今天我眼睛剛睜開就告訴我:這波紅色恐怖過去先囤一個冰櫃,把冰櫃塞滿不動,以防再來下一波,有備無患。這是一個被錘醒的典型,能醒說明腦子尚存還有救,那些被錘還感恩戴德的實在是又賤又壞。

  浦西封城第一天和好基友熱聊⋯⋯

  我:上海經濟都能完蛋,其他地方還能好嗎?

  他:你談經濟,可你要曉得,政治鬥爭裡錢最算不上什麼,經濟毀了又怎樣?

  我:嗯,也是,只有我等屁民才在乎吃不吃得上飯。

  他:餓死幾千萬,皇上還是皇上,權威受影響了嗎?關鍵位子不能丟。如果病毒解決了,位子丟了,那麼這種解決對X有什麼意義呢?

  聊完不得不嘆服「好一個你國觀察家!」😂

  中午在家到處翻,看看家裡有沒什麼漏網的存貨食物,居然在廚房吊櫃翻出三罐火腿關頭,看日期應該是20年武漢慘狀後囤的,去年搬家想扔沒捨得扔,丟進吊櫃放到現在,沒想到成了熱量來源,或許最後時刻能救我們一命。這輩子也沒想到囤積症還能救命,真是活久見。

  睡了個黃昏覺,一覺醒來收到隔壁鄰居好多條簡訊,全是拉我加入團購群的,我差點哭出來,終於不再是孤島了。做人真的應該隨時抱有一絲善意,前幾天送了鄰居一點點蔬菜,危難時刻她又拯救了我,非常感謝!18點左右上海發布發文:「核酸碼」明日起在全市推廣使用。於是奴隸的額頭又多了塊烙印。

  晚飯時一向歲月靜好的馮姨媽電話問我上海的情況⋯⋯

  我:這就是一場運動與病毒沒多大關係。

  她:就是運動,和文革一樣。幾十年沒搞運動,有的人皮子癢了。

  我:既然是運動來了,想必其他地方也跑不掉。

  她:那我是不是也該囤點什麼?

  我:非常必要。

  她:好。囤。你推薦一些東西給我。

  萬萬沒想到啊,馮姨媽原來是個明白人,哈哈哈。

  還有好多話,寫不動,睡覺去了~這一天天的被封印在家,也是身心俱疲。

  2022年4月9日 禮拜六 封城第九天

  睜開眼就和鏟屎官一起抱著手機刷刷刷,各種團購群、京東搶購直播間,鏟屎官說阿拉桑海寧居然要靠直播搶貨活下去了,我也學他冷冷來一句:這怕就是我們今後的日常了⋯⋯😓

  然後又想起那晚浴室摔倒,到現在還覺得後怕不寒而慄。這要是萬一摔成無法自癒的重傷就悲劇了。小區出不了,醫院不收治,只能在家等死。或許不一定會死,而是被不堪忍受的疼痛摧毀,留下無法挽回的後遺症。鏟屎官的老娘前些年浴室摔倒手臂骨折,急送醫院手術打鋼板。這要放在眼下,那條胳膊怕是就廢了。

  刷完各種團購看到朋友發來一張圖,然後我說「大吃(飢)飽(荒)」要來了,真的要來了。京津冀經濟圈、長三角、珠三角的高速公路幾乎中斷,大量物流受阻。這意味著接下來需求供應短缺⋯⋯

  封城前代購了一打Costco的Campbell‘s忌廉奶油蘑菇湯關頭。好東西。捲心菜、土豆、胡蘿蔔切丁一鍋煮,倒一關蘑菇湯進去調味,濃濃的,既可當菜也可當主食,好吃。不愛根莖類蔬菜,奶油蘑菇湯拯救了我的味蕾。

  正準備吃晚飯,樓下又喊做核酸,飯也不敢吃,就怕催命。結果等了半小時還沒動靜以為不做就吃飯了,一頓飯吃得著急忙慌,媽蛋!吃完不多會兒就喊下樓,我們以為今天可以小區裡放個風,呵呵,我想多了。工作人員只是懶上樓,在門洞口橫了張桌子,樓裡居民只能在樓道裡扎堆,我們不想格鬧猛,探頭出去看看沒什麼人才下去接受「羞辱」。

  核酸完回來看鏟屎官剛錄製的視頻,谷村新司今天下午在東京國立劇場的演唱會,我們也曾在這裡看過谷村桑的演出,如果不是新冠大流行封國不讓出去,或許我們也是這場演唱會觀眾的一分子,下午踏著櫻花進場,帶著意猶未盡的滿足感離場,再找個好吃的地方撮一頓,可如今這都是夢。遙看全世界大多數國家已解封,人們恢復了正常生活秩序,而我們還在使勁清零,清一個根本清不掉、毒性和普通感冒差不多的病毒,造成的人道災難遠遠大過病毒本身,是病毒的無數倍。讓人說什麼呢,只能怪自己生在這塊地方,實在是太不幸了。

  對了,前兩天說過鏟屎官的乙方員工陽性被拉去隔離,酒店標準三人間。室友密接也被拉走隔離在臨港那邊一間酒店的單人間,一日三餐,正餐四個菜,每天不重樣。這二人合住,平日吃飯上班工作餐下班靠外賣,如果現在還住小區,就要和平時不開伙的年輕人一樣餓肚子,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趕上這麼好的隔離條件,沒被丟去條件差到無法言說的方艙,真是運氣爆棚。

  2022年4月10日 禮拜日 封城第十天

  早晨起來上洗手間順便查了昨晚單檢結果,陰性。心裡一塊石頭落地,睡意也沒了。轉頭告訴鏟屎官,這傢伙緊張地抓起手機立刻打開隨申辦,也是陰性,嘴裡自語:又逃過一劫⋯⋯我們儼然是2022年的猶太人。

  鏟屎官的閔行同事連續兩天半夜三更半夜核酸,昨天凌晨4:30,今天凌晨2:30,睡眠受到嚴重影響,加上扎堆核酸,太容易造成免疫力低下感染病毒了。我們普通人都明白的道理政府不可能不明白,為什麼還要這麼搞呢,就是沒有困難製造困難也要折騰死大家。

  將近20天每天的生活被核酸和查詢核酸結果佔據,完全無心做其他事。最痛苦的事這樣的日子一眼看不到盡頭,行屍走肉一般的活著到底還有什麼意義?20年瘟疫大流行之前的好幾年裡,四月上旬我們都會在日本旅行,吃美食、看美景、聽音樂會,自由自在享受美好時光。然而一場人禍毀了無數人的生活,包括我的。教我怎能不恨?😠

  突然聽見樓下一聲怒吼:我是501的!問鏟屎官發生了什麼,說是樓上501的爺叔「闖關」顛兒了,消失在他視線所及範圍⋯⋯現實版肖申克的救贖啊,我一陣興奮,給爺叔的自由精神點贊。爺叔留名闖關,有勇氣有擔當。

  夫妻朋友所在小區三千多人,封城後一致保持全陰,昨天同層鄰居陽了,今天被拉走。很顯然,聚集核酸就是大型感染現場。

  最近有點PTSD了,聽見樓下有人大聲說話、喊叫就特別緊張,心慌手抖冒虛汗。文革十年,那些人是怎麼熬過來的?家附近的盒馬叮咚都停止了線上服務,每天刷團購群也引發焦慮。一件商品好不容易團成,然後通知沒貨了退款,週而復始。團長(團購組織者)很辛苦,每天打各種電話找貨源,還要組織起居民購買,挺不容易的。謝謝她們,讓我們不再是孤島。

  就在大家餓到要死不死的時候,一輛超長配送車停樓下馬路邊,在卸貨。封城後的第二次發菜:1KG大米、一包青菜、兩根胡蘿蔔、一些蔥薑蒜,說是晚一點還有葷菜。發米,雖不多,也可能是個信號:短期內不會解封。晚上又發四代黑椒牛排,這是要長期坐牢了吧。

  下午我樓終於建了個群,便於有事通知。吃好晚飯進群打聽樓棟幾時解封,說是要按陽性拉走之日起算。我們樓的7號拉走,7+7,也就是前一個7天從7號算起,樓棟不再出現陽性解封要等到14號?我也不太清楚這些撈什子的規定,反正都牠們說了算。閒聊中說起聚集核酸是大型感染現場,立刻被鄰居說都這樣了要正能量。我當時內心的聲音:正你大爺!

  睡前,聽了胖老師轉來的一條慘絕人寰的錄音:一家被疾控中心判為陽性,但其實是醫院張冠李戴搞錯的陰性要被執法者強行執法送去方艙,整條近20分鐘的錄音讓人怒火中燒。一家人據理力爭,拼了命證明自己是被搞錯的,不是陽性是陰性,並且有和醫院的錄音為證,但執法者不聽不聽不聽這一套,說你陽你就陽必須拉走,一家人就像在精神病院證明自己不是精神病。我完全代入了那家人的情緒,痛苦到想自殺⋯⋯

  2022年4月11日 禮拜一 封城第十一天

  不該在臨睡前聽那段錄音,將近20分鐘的對話令我痛苦萬分,真想一頭撞死以證陰性。有推友說,別自殺,自殺下地獄,地獄全是牆國人。好吧,只能活著。躺床上瞎想八想,萬一遇到同樣的事情我該怎麼自救?想來想去沒找到答案,大概率服軟被投進全是陽性的方艙,等到陰性染成陽性就再也沒有自證清白的證據,它們又贏了。迷迷糊糊入睡,全是被人追殺的惡夢,一個接一個⋯⋯

  睡到10點被鏟屎官一嗓子「來了」吵醒,應該是團購的東西到了。起床就開始整理團購的各種菜,忙忙碌碌就為一張嘴,精神生活全部無暇顧及。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我真的做不了只為吃而忙碌的豬,做不了被逼在家坐牢還能有滋有味的人。

  再吃方面一向清簡,或者說不太願意花太多時間在吃上。我承認我在料理食物中找不到更多樂趣。平時一日兩餐,中午一片全麥土司+奶製品,晚上一葷一素兩菜,飯後水果,一天的飲食就很簡單。

  已經很多年沒買過一整塊有肥有瘦帶皮豬肉回來自己料理,上午分割了一塊肉,肥的熬油,瘦的切塊冰凍,排骨燉湯。刀不太快,切得好累,花了不少時間,只為最基本生存。

  我人生的前半段處在計劃經濟年代,童年時家裡按城市人口計劃發放的糧票吃不完,我媽把全國糧票(分全國和地方)攢起來和人換雞蛋母雞以及生活日用品,日子不好過,倒也沒餓著。我家在吃方面算條件比較好的。那坨上來後,我跟鏟屎官說我們有可能回到計劃經濟時代,沒想到一語成讖,這麼快就應驗。這兩天團購群裡各種以物易物,讓我意識到我又走進人生第二個計劃經濟年代⋯⋯「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一經發布,市場立刻做出反應,股市大跌。

  寫不動了。最近真是心力交瘁,累到吃好晚飯就癱床上的地步。明天再說吧。

  2022年4月12日 禮拜二 封城第十二天

  十多天了,日日在家坐牢也沒睡過一個好覺。每天睡得晚起得早,第二天一早不是被喊做核酸吵醒就是被自測抗原叫醒,就算什麼都不做也會被樓下的一點點聲音驚醒,神經緊張到了極致。早晨8點多被通知5-17號樓今天開始連續三天自測抗原的喇叭聲攪了睡眠,還好是三天抗原不是核酸,鼻子被捅的受不了了。

  一大早的就有人把自測結果拍照Po到樓群,然後一個個都跟著Po。可是樓組長不是講得很清楚嗎,「自律,有問題報告」。就想問,你們上學語文是怎麼及格的?「有問題報告」,你們都沒問題還要如此「自律」想體現個啥呢?這段時間密集核酸,又在家坐牢足不出戶,我壓根兒不想測,糾結再三還是做了,算對自己負責吧。結果一道杠。

  鄰近的兩棟1-4號樓被劃定未防範區,解封了,但也只能在小區所屬街道範圍內活動,不過好歹是能出小區了,令人羨慕不已。我的靈魂控制不住對自由的渴望了。聽見樓下有人發動汽車引擎的聲音,感覺既熟悉又陌生,彷彿離開現代社會生活好多年。在家坐牢12天,卻像過了幾個世紀,漫長到人對生越來越沒慾望⋯⋯

  一場政治鬥爭的血雨腥風過後,又回到之前的封控、管控、防範的分類差異化放空路子上來,有陽的小區7+7封控不變,我樓因為7號上報一個陽性至今還趴在封控區裡。這齣大戲上半場下來,我們群眾演員盒飯沒領到,還被一頓胖揍鼻青臉腫傷亡慘重,後果自負。所以,到底誰贏了呢?大概又是「親自」贏麻了吧。

  都忘記昨晚還是今早了,鏟屎官說他陽性被拉走的乙方員工,就前兩天說的運氣爆棚住酒店標準三人間那位,人家核酸陰性了,沒有任何治療。居家待命加上酒店隔離,也就五天吧,痊癒了,比鏟屎官的普通感冒好起來快三倍,說明奧密克戎的毒性對大多數人來講可能連大號感冒都算不上,但有基礎疾病的高齡老人除外。

  今天進入防範區可以離開小區活動的1-4號樓又接通知,接下來每週自測抗原兩次,估計等我們從牢裡放出來也會這樣。這大概是我們今後好長一段時間的悲催日常,即使出來也會被飛行棋吃回去。算了,先出來再說吧,現在連被吃回去的資格都有。

  最近瘋狂團購了好多東西,蔬菜水果麵包蛋糕雞蛋豬牛肉牛奶,昨天收到4斤豬肉,今天收到8斤雞翅雞腿雞胸肉、12片必勝客牛排,冰箱冰凍格吃出的空缺又被填得滿當當,心裡稍微安全一點了。真心感謝小區裡各位熱情的團購群團長,還有默默把東西送到我們封控樓樓下的鄰居、幫忙消殺外包裝的本樓鄰居,當然,還有把我拉進團購群的隔壁好鄰。謝謝你們緩解了我的焦慮。這場運動中,依靠的完全是鄰里互助,指望政府只能餓死在家,都收屍的人都沒有。😒

  好累,去睡了⋯⋯😪

  2022年4月13日 禮拜三 封城第十三天

  自從進了小區團購群,基本吃喝沒太大問題了,但整個人被團購綁架。每天睜眼第一件事就是衝進群看看錯過了什麼又有什麼新東西可以團,然後一天的時間就在團購、收貨、整理存放的無限循環中度過。我討厭這樣活著,恨死這樣的生活。

  這幾天團購了好多東西,但情緒並沒變好,經常為一些算不上事的雞毛小事大發雷霆⋯⋯惡化的情緒根本源於對未來的不確定。眼下最直接的不確定事我樓何時解封,再遠一點事這次大清零運動何時到頭。現在被封控和被送方艙基本是進去容易出來難,很多一次次申訴一次次收到的答覆都是「等通知」,然後是漫長的等待,無數人的耐心、時間和生命在「三字經」中消磨,在一天一變的防疫政策中絕望。

  鏟屎官同事在浦東封城前兩小時被派駐單位,以為浦西4月5號封城結束就能回家,結果過去八天13號了還吃住在單位,回家之路遙遙無期。

  晚上接到我弟電話,他姻親那邊有人在政府部門工作,說上海到南京建立特別通道開通了高鐵特別班次,防範區解封第一天一千多上海人呼拉湧向南京。可按照規定防範區居民只能在本街道活動,那這一千多可離開上海的是什麼人呢?還說南京在奧體中心那邊見了四個方艙,用來接收上海的陽性患者。知道這些消息的南京人開始恐慌性囤貨中⋯⋯2022年的關鍵字非「囤」和「餓」莫屬了吧。

  最近絕大數時間耗在團購群,從一堆亂七八糟的聊天記錄著篩選有用的的信息和想買的東西,擠佔了大量過去用來做其他事情的時間,連刷推的時間都被壓縮了。整日東奔西忙地裡搵食,只為滿足最低生存需求而無暇顧及其他。西西屁太了解牆國人,太懂得如何奴役韭菜。西西屁賽高!

  我現在就是一頭整日在地裡搵食的豬,睜眼忙到閉眼,忙的全是無意義的生存瑣事。

  2022年4月14日 禮拜四 封城第十四天

  每天睜眼第一件事一頭扎進團購群,看到鄰居說有的小區團購不帶封控樓,嚄嚄,陽性遭歧視,現在連封控樓都不放過了一剛。這方面我還得感謝我小區團購對封控樓的不殺之恩,不僅沒殺還挺照顧,讓不能出戶的我們生存有了最基本保障。

  小區共有17號樓棟,1-4號防範區已自由,5-17號有4棟封控狀態,我樓是其中之一。這些天大家團的東西不老少,4棟封控樓棟居民不能出戶,所購物品全靠鄰居志願者送到門洞我們下去拿。昨天大暴雨,鄰居組成的志願者用平板拖車冒著大風大雨給四棟封控樓送大家購買的蔬菜牛奶雞蛋,挺感動的。

  理論上我樓7+7今天應該解樓封,但一直沒消息。希望快點解封,可以自己去小區門口取貨,不再勞煩鄰居,總給人添麻煩會不好意思的。這次人禍中看到不少普通人的善良,民間自治的力量,就怕最後連這麼一點點生存空間也被西西屁剝奪。

  跟牆國人吧,吃喝拉撒團購殺的盡情聊,大家都能表現出普通人善良的一面,互幫互助,吱一聲缺什麼馬上有人說家裡有可以送,連以物易物都不必,非常友好。但政策性問題是死穴絕對不能碰,碰就是作死自尋沒趣。絕大多數人支持感染者抓進方艙,支持清零大運動。

  下午一點樓組長通知大家我們樓解封了!😭

  蹲國民黨監獄尚能放風,住西西屁治下的自己家卻不讓出戶,啥也不說了,先艸西西屁他大爺一萬遍!

  樓解封了,可以下樓活動活動了,團購物品也不用再麻煩鄰居了,總算用自我監禁七天換取一點點原本就屬於我們的自由。這世界還有比我們更慘的因病毒傳播而失去自由的人嗎?

  鏟屎官同事在家關了23天,昨天陽了一剛。所以只要聚集核酸不停止,病毒就一直愉快傳播,清零大運動就永遠不會結束。太慘了,我們。

  老弟說據小道消息稱,昨天說的那一千多通過特別通道湧入南京的是從方艙「釋放」的陽性轉陰者,他們具備一切出城手續,逃離上海的原因也很簡單:回家小區不一定讓進,進去了家裡沒吃沒喝,不如逃離。上海周邊城市都拒收上海人,只有南京對他們敞開大門,逃過去只要經濟能力尚可至少吃喝暫時不愁。這情節是不是很眼熟?2022年的猶太人啊。

  忽然看到團購群有人說要珍惜現在的團購機會,有些小區以物品傳播病毒為由禁止小區居民團購。這是想幹嘛,要把大家圍小區裡餓死?我有個直覺,會不會是有人眼紅團購生意,想自己拉大旗傾銷關係戶的垃圾從中牟利,比如一些糟糕的居委會。

  對了,這兩天真有防範區居民出去蹓躂後陽了,然後被飛行棋吃回去了,真倒霉。

  下午休息片刻躺床上刷團購群聊天記錄,說我們小區不大人也不多,居民心齊,團長組織能力強成團率高,大家想買的東西幾乎可以成團,我有時候也會力所能及推一把,加入可有可無的物品團購,讓大家團成功。群裡沒人吵架,小區垃圾清理及時,整體管理還蠻井井有條。而其他小區群各種吵架,居委管理混亂,小區垃圾城山,一樓老人被老鼠咬,各種亂象,團購成團率低,因為居民嫌棄外來物品攜帶病毒⋯⋯我就想問,你們怎麼不嫌棄活著啊?!

  推友說得沒錯,小型社區遠好於大型社區,一到關鍵時刻就能體現出來。真的,這次深有體會,以後再搬家一不能住偏遠地區,而不能住大型社區,小而精就好。幸虧去年搬家搬到這裡。

  2022年4月15日 禮拜五 封城第十五天

  今天是浦西封城第十五天,加上三月坐的五天牢,坐牢整整二十天。還要在牢裡蹲多久,沒人知道。遙遙無期,看不到希望,是最令人絕望的一種狀態。

  之前每天盼著樓棟解封,終於解封了發現和封控並沒什麼區別,甚至七天後能夠順利走出小區也沒什麼不同,外面的世界和兩岸封城前已判若兩樣,出去依然是監牢。

  微博上看見太原封城,500萬人口的城市封城居然沒能泛起一點水花。去問兩天,他說他所在的行政區早在上海封城後幾天就實行封控了,在家坐牢已12天,何時解封遙遙無期。我一算,啊,不就是我這邊封城三天他那邊也封了嘛。

  兩天和我年齡相差很大,但完全沒代溝,非常聊得來,是我為數不多的及格無話不談的朋友之一。在看到上海封城慘狀後,說是每天都在購物囤貨以防萬一,沒想到封控緊隨其後東西都派上用場了。

  昨天才說我社區團購群不吵架今天就吵了,為什麼呢?因為好多人轉發各居委會關於團購物品造成居民陽性,讓大家非必要不團購的通知,有人跳出來矛頭直指團長,指責她們對團購數量品種不加以控制,團購一些非必要物品吧啦吧啦⋯⋯既要居家辦公又要尋找可靠貨源為小區居民基本生活忙得團團轉的團長怒了。

  說實話,我理解團長的憤怒。畢竟滿足小區居民基本生存需求的團購並不是她們的責任和義務,她們一開始是小區老人的互助團,需求大了才建立團購群,本意是讓自己及居民共同吃飽飯。簡單吧。但就是有人不做事又愛指摘她人。

  這場糾紛歸根結底是居委會毫無科學依據的傻逼通知引發的,說團購物品導致陽性,那麼請你們的拿出證據,拿不出就是故意製造恐慌,破壞大家抱團取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點點安全感!居委會就是他大爺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希望你們趕緊就地解散,回家各找各媽,讓小區居民自治,自治的我們至少能吃飽飯。

  下午鏟屎官同事慌裡慌張來電說同住的女朋友單管檢測一直不出報告(可能異樣待複合),而他的報告早就出了,二人慌了,家裡還有貓。封城後他女友沒出過門,倒是他經常下樓取貨,反爾陰性沒事。所以怎麼講呢,奧密克戎是風,擋不住的。只有宇宙中心非要清零。🤷‍♀️

  一天也沒做什麼事,就下樓拿了買的調料,做了個晚飯就覺得累到不行,飯後躺床上休息,鏟屎官的電話又響了,還是同事打來的,說女朋友已經被轉運集中營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昨晚單檢,今天抓走。同事密接,怎麼處理還不清楚,家裡有貓,我都替他們慌。

  今天才知道樓上陽性7號被帶走,密接一直封控在家,才解封。蠻好的,省得被帶走不知弄去哪裡遭罪。

  攝影器材:Nikon D800/iPhone XS Max

【就當封城日誌吧(5月16~?日)】

  2022年5月16日 禮拜一 封城第四十六天   一早接到居委通知:常態化核酸檢測採樣點今天開始啟用,上午9:00~11:30在XXX弄大門外進行常...

阅读全文

【就當封城日誌吧(5月1~15日)】

  2022年5月1日 禮拜日 封城第三十一天   進入一個新的月份,可什麼都沒變,城依然封著,商店依然關著,我們依然牢裡蹲著⋯⋯   昨...

阅读全文

【就當封城日誌吧(4月16~30日)】

  2022年4月16日 禮拜六 封城第十六天   現在真的PTSD,早上經常幻聽大喇叭喊做核酸的聲音。今晨又被這聲音吵醒,結果是真的,但不是我...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