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16日 禮拜六 封城第十六天

  現在真的PTSD,早上經常幻聽大喇叭喊做核酸的聲音。今晨又被這聲音吵醒,結果是真的,但不是我樓,是1-2號樓棟。往遠處瞟了一眼,發現他們的出口又被鐵柵欄堵上不能進出了⋯⋯1-2號可是模範生防範區野生動物園喔,居然真被飛行棋吃回去成封控區了。

  鏟屎官轉了篇文給我,是原航天廠黨委書記發的聲明,表示退出核酸檢測志願者工作,但仍會繼續其他有助於居民的公益工作。原因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聚集性核酸是全民被關籠子近一個月後最可疑感染源,鏟屎官至少有兩個同事有可能在核酸過程中被感染。

  今天天氣還好,時有時無的陽光不暴曬,適合下樓走走,小區降級為管控區還沒下去溜過呢。下午去小區門口張望,看見好多居民進出自由,我們也自然而然走出去,出去看了一眼春色⋯⋯🌿🌹🌿🌼🌿

  回到家就在團購群看到鄰居說小區門口重又拉起警戒線,防範升級了。然後就見群裡年輕人開始指責老阿姨騎單車出去買菜,指責大家不應該離開小區外出,外面病毒多很危險吧啦吧啦⋯⋯我當時就這表情🤦‍♂️。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了,極度順從聽話,凡事相信官方,官方叫做啥就做啥,官方說兩岸一邊封城四天,很多年輕人就真相信只備幾天的食物,完全沒有獨立和反叛精神。我真驚呆了。

  睡了個午覺,還沒醒就被鏟屎官弄醒告訴我乙方那位被拉去隔離的陽性員工,經過核酸檢測連續兩次陰性,今天離開隔離點回家了。在隔離點沒做任何藥物治療,就每天自我監測體溫上報,天天核酸,差不多五天陽轉陰,連續幾天陰性,第八天算康復從隔離點放行。所以,把陽性關進隔離點的意義何在?在家隔離陽就不能轉陰嗎?非要瞎折騰。而且現在來不及轉運的陽性人員在家轉陰了,也必須拉去隔離點走一遭,不去不行。這都什麼腦殘拍腦門兒想出來的腦殘規定啊?!

  吃好晚飯趁著夜色衝破警戒線又出去溜了一圈,街上除了零星的物流車河配送員,一片死寂,商店幾乎不開門,路上光線昏暗。站在街頭,真的非常恍惚,這是昔日那個繁華大都市上海嗎?

  你們知道嗎,衝破警戒線是真的很有快感,因為警戒線的另一邊是自由的味道。

  2022年4月17日 禮拜日 封城第十七天

  一早被小惡魔頭頂路過搞醒,抬表看看才六點零幾分,翻身準備繼續睡,戴著睡眠耳塞聽見鏟屎官問體溫計放哪了。帶著睡意爬起來到處找,找到睡意全無,最後在他那邊床頭櫃和床的夾縫中找到。我被氣醒了。鏟屎官測了體溫有低熱。

  回到床上越睡越冷,掉進冰水的那種冷。縮成一團,還是冷,冷到渾身篩糠。想起電熱毯還沒撤掉,打開電熱墊,又把暖手寶翻出來充好電抱著,才慢慢暖和過來,但心臟狂跳,沒法入睡,感覺要跳出胸膛。迷迷糊糊沒一會兒又被鏟屎官搖醒說開始做核酸,我以為做夢,取掉耳塞仔細聽確實是大喇叭在吼,而且很急,我一下子有種要爆炸的感覺,一時間冷熱交加面軟無力渾身汗,就想乾脆死了算了,活在恐懼中的日子太煎熬過不下去了⋯⋯漫長的折磨太痛苦,活又活不好,死又死不掉,不曉得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大概因為越來越多人意識到聚集性核酸檢測是目前最大感染途徑,今天檢測方式有所改變,一棟樓一棟樓分批做,交叉感染的機會會又所降低吧。狀態不好很不想去做,但在團購群看到說會來敲門,最後還是硬著汗浸浸的頭皮下去了。

  如圖,16~21日單號採檢範圍是5日內未出現陽性的區域,我小區屬於這個範圍?就,保佑我陰性吧,我不想去集中營。

  鏟屎官三月下旬感冒,咳嗽一直沒好,應該是引發慢性氣管炎了,一盒抗菌素下去有所緩解,但沒好利索。現在買藥困難,只能自己扛著了。

  怎麼感冒的呢?核酸啊,風裡雨裡排長隊做核酸。那個下午突然通告浦西過浦東上班需持48小事以內核酸證明,那天的檢測點到處大長隊,不做第二天上不了班。最可氣的是第二天小區被封控,繼續做核酸。這該死的政府想一齣是一齣,韭菜死活永遠不在它們考慮的範疇。超大集中營裡大上海難民剛收到來自浙江一家企業大捐贈物資,一大箱:米、掛麵、油、鹽、醬油、蔬菜、牛排、抽紙、捲紙,考慮得非常周到,有些正是急需要的東西。感謝這家企業。

  講個笑話一場運動製造的人禍讓牆國經濟最發達的上海人淪為難民(不如難民,難民有自由),要靠其他省市拯救援助活下去⋯⋯

  夜飯吃了黑市價團的平日裡不怎麼想得起吃的肯德基香辣雞翅,吃到想哭,真的!完全無法接受一個一夜回到六零年代的事實。😢

  飯後鏟屎官刷到核酸檢測結果:陰性。懸著的心暫時放下了。

  早早吃好夜飯睡了一大覺,一覺醒來已是深夜12點。藉著下樓丟垃圾喂了貓,去旁邊小馬路走一圈。正常時期挺有格調的一條小馬路,現在的人行道上堆滿小區裡丟出來的紙箱泡沫箱和廢棄物,一股廚餘垃圾的腐臭味,彷彿一個大垃圾場,只好捏著鼻子走過。

  路上特別安靜,安靜到瘮人的地步,講話都不敢大聲,怕找來意想不到的麻煩。這不是和平年代該有樣子。原本想繞個大圈子回家,半路轉角處冒出兩個白衛兵,不想發生不必要的接觸,我們原路返回了。

  2022年4月18日 禮拜一 封城第十八天

  返回途中又遇幾輛停在路邊的警車,我開始心慌,偌大的街道只有我們兩人,會不會招來麻煩,邊走邊想⋯⋯很顯然,被封控在家20多天的我已被嚴重體制化,離開小區就慌張,不大適應小區以外的世界了。想起「肖申克的救贖」裡面那位刑滿釋放出獄後融入不了外面世界最終自殺的老頭,他就是被體制化的每一個人吧。

  刷團購群才知曉才進入「西郊動物園」的我們被1號樓抗原陽性者自我舉報給坑了,飛行棋吃回至寵物店鐵籠子,連續五天核酸。我操你大爺的自我舉報者,偷偷在家隔離等到陰性不好嗎?非要舉報自己坑害一小區人才開心嗎?居家隔離不會病死,自我舉報會蠢死。歸根結底,還是要操你大爺西西屁!

  做核酸時我在樓下罵罵咧咧每天這麼搞的意義何在,有鄰居小聲附和,但大多數看一眼便扭過頭去。做完核酸遇到居委幹事,

  我:小區是不是管控便封控啦?

  他:你不用問這麼多,爛政策一天一個樣。

  我:從你口中聽到「爛政策」我還是蠻高興的。

  他:我們也不想這麼做⋯⋯

  我很想回:你們可以不做。想像還是忍住了。為了團購標記自己的門牌號,裸奔了,危險。

  他:快點回家蹲著,外面危險⋯⋯

  我:我不怕病毒,怕被抓進方艙。

  他:現在只要陽性,必須去方艙。

  我:對,即便在家等轉運等到轉陰也要抓緊方艙。

  他:進方艙石必須的,必須進去轉一圈(無奈臉)⋯⋯所以該不該密集核酸,是不是必須去方艙,他們心裡明白著呢,但照樣執行。🤷‍♀️

  下午團購群裡炸了,小區門口垃圾房管理員抗原陽性均呈陽性,小區團購暫停,因為接收貨仔垃圾房附近。團的好多東西沒到大家就自覺響應號召不團購自願接收退款,說是屏一屏不買東西了。要知道,垃圾房處在空曠地外環境,出個陽性有這麼可怕嗎?呵呵,這就是這兩年病毒被妖魔化,動不動「美國死一百多萬」官方宣傳帶來的惡果。外面許多國家開放生活恢復正常了,這裡還被大好流感嚇得跟龜孫子似的。忍不住在團購群做了個小調查,問大家是在害怕病毒本身還是恐懼去方艙,得到的答案既意外也不太意外:怕後遺症。

  「病毒是新型的,才出現兩年多,不曉得會有什麼後遺症。」

  「現在沒問題,不代表以後沒有後遺症。」

  「後遺症每個人都不一樣,暫時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

  記得前段時候有篇爆款文狂扯新冠病毒後遺症,估計是疫苗利益集團操作的。估計都是看了那篇文章留下的後遺症。都是年輕人,讓人說什麼好呢。借用推友的精闢之言:這些鋼筆樣子就是牆國人的後遺症。

  2022年4月19日 禮拜二 封城第十九天

  每晚睡前都是一場煎熬,無數次打開小程序查看核酸檢測結果,結果不出來就心慌慌睡不好。這次要連測五天,已測兩天,還剩三天。如果不是家有二貓,我是真想躺平「黃是黃,拆牛棚」,抓進集中營久集中營吧,在外面每天等待宣判的滋味並不比進集中營好到哪裡。太累了,快要撐不住了。

  鏟屎官接了個電話,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感覺是大半夜,抬表看看確實很早,凌晨五點多。鏟屎官說單位送給員工的菜到了得下去拿,怕被偷。小區真的發生過門口臨時貨架上食品被偷事件。單位送的菜逼居委發的比我們團購的都好些,有隻整雞和整鴿,鮮鴨蛋、菌菇、水果番茄各一盒,生菜、韭菜、茼蒿、杭白菜、黃瓜,都很新鮮。下午花了不少時間把一堆菜拾掇好,在菜裡居然發現一把非常新鮮的蘆筍,比平時超市買的品質還好些,眼下算是蔬菜中的奢侈品了。

  五天核酸中的第三天,採檢是醫護的防護服衣袖碰到我手,急著戴口罩手又碰到臉,嚇得我趕緊上樓衝了把澡才安心。鏟屎官感冒咳嗽一個月沒好,而幾個同事感染新冠陽性轉陰平均一週,所以,我怕什麼呢?當然是全人類的可怕病毒西西屁咯。

  鏟屎官感冒引發氣管炎咳嗽,吃了抗菌素有所好轉,但沒好利索藥就吃完了。按照團購群居委的辦法,在健康雲下單購藥,進去一看處方藥只能買過的續方,此路不通。轉到餓了麼,可以下單,就是一直沒小哥接單,再一看,冊那,藥房門都關了。沖涼的時候鏟屎官跑來告訴我他下樓,藥到了。啊,都忘了曾經買藥的事,這會兒居然送上門了,好意外。

  之前居委發了個防疫包,鏟屎官收的,我忘了這茬兒。收拾東西才發現包裡有兩盒「蓮花清瘟」,一秒沒想就扔垃圾桶丟下樓了。記得樓組長來發過一次,我們不要,她說太好了好多人要,我們就說那就送給要的人吧。沒想到這次防疫包又硬塞兩盒,既得利益集團此次清零大運動中賺得盆滿缽滿了吧,而我們的社保醫保被這些碩鼠啃空了⋯⋯😠

  吃好晚飯又出門轉了一圈,走到半路才想起關閉定位。關了定位也沒敢走多遠。我真的被體制化了。😓

  2022年4月20日 禮拜三 封城第二十天

  今天是封城第二十天,我已經罵不動憤不動很不動,疲累麻木了。就想睡覺,一睡不醒⋯⋯

  昨晚吃好夜飯,又偷跑出去逛一圈,除了空蕩蕩的街道啥也沒有。所有店舖關著門,有些外圍還拉起了警戒線,街燈昏暗,仔細看才發現燈只開了一邊,一邊沒開,大概是沒人沒車乾脆關掉了吧,要不是馬路夠寬,我都以為置身在80年代的小縣城。路上遇到三個白衛兵,騎著摩托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當我們空氣。太好了,我們不希望被注意到。路過一個警局,路兩側停了幾輛警車,我們照舊決定原路返回。

  連續五天核酸第四天,還在睡覺唄鏟屎官喊醒說核酸已做到我們樓下了,現在是已家庭為單位檢測,不做就上樓喊。我操你大爺!

  測好回家突然冒出個想法:這波密集核酸會不會是利益集團最後的瘋狂,而居委是這條利益鏈條上的最底層環節?想要感染數字好看,停止或少測是最佳選項,可為什麼還要密集核酸?除了利益,我想不出更多。

  杭州朋友家昨晚天降橫禍,樓裡發現兩例陽性,一整樓的住戶做核酸,然後拉出去隔離14天,說是密接。這特爹的算哪門子密接啊,密接不該是陽性患者的家屬嗎?這些地方官員為了烏紗帽層層加碼,就把人往死裡整。朋友家有兩隻貓,還好偷送出去寄養在他們朋友家了。在酒店隔離14天有諸多不方便,不如在家坐牢天天搶菜,朋友這麼說。我太能理解了。希望朋友保重身體,好平安度過14天隔離期,回去接貓貓回家團聚。

  今天寫的比較馬虎,累了,寫不動了。

  2022年4月21日 禮拜四 封城第二十一天

  又是被樓下喊做核酸的大喇叭聲音吵醒的一天。瘟革之後幾乎沒睡過一個整覺,對貪睡的人簡直是酷刑。

  今天的核酸檢測去還是不去,躺在床上心裡糾結半天,五天做了四天最後一天不去會不會前功盡棄弄個黃碼?糾結再三還是罵罵咧咧爬起來洗漱⋯⋯鏟屎官看我起得早覺得奇怪:沒看樓群嗎,我們今天自測抗原⋯⋯內心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連續核酸第五天,居委通知我樓今天自測抗原,有異常上報。連做了四天核酸,抗原我是肯定,不!會!做!的!做個屁,做你大爺,還嫌折騰我們不夠嗎?!

  這兩天上海人的團購群都在炸鍋,各種滯銷、臨期、假冒偽劣食品通過保供渠道傾銷流進居民家中,上了居民的餐桌,甚至造成某些片區居民集體食物中毒。除了食品,防護用品也有偽劣品。惡劣程度簡直罄竹難書了。我把家裡留下的居委發的物資查看一邊,扔了兩包口罩,之前扔了一包看上去還行打開包裝一股霉味的大米。真的是難為那些勾結一起的官商,能短時間內找到嘎許多爛貨也是不容易。

  鏟屎官今天會山會海,最後一個會結束已是夜裡十點多。想著接下來雨天雨地還是決定出去走一圈。兩個夜行生物走了封城二十多天來最長的路,4公里,12點多才到家。鏟屎官說這是失去自由的我們走過多最奢侈的一段路。

  途中最大的見聞是,喵星人佔領地球成為新霸主了!某年春天,兩腳獸縮回洞穴一夜之間從地球消失,喵星人迅速取代兩腳獸大搖大擺穿梭於城市街道間,作為造訪者我們受到喵星人的熱情歡迎⋯⋯👏

  路過的每個小區門口都是成山的垃圾,天氣熱了,包裹在大型垃圾袋中的濕垃圾發出各種腐臭味,飄蕩在空氣中。這還是我生活的上海嗎?幾隻叫不上名字的大鳥旁若無人蹲在人行道上打盹兒,我們的出現令它們意外。

  雖已夜深,路上還是不時有物流車駛過。除了物流車和各平台騎手,就剩下大巴車了,有些是空車,有些坐滿了人,深更半夜,估計是被抓去集中營的陽性患者。這幾天不是什麼狗屁攻堅嘛,肯定到處抓人。

  回到家,鏟屎官看深夜上海發布,自言自語:我靠,五大攻堅才完,今天又是九大攻堅行動⋯⋯我「哦」了一聲繼續做自己的事,內心毫無波瀾,徹底麻木躺平了~

  2022年4月22日 禮拜五 封城第二十二天

  睡到十點多醒來開始擔心是不是又要被「九大攻堅」折磨得體無完膚,躺平一天,居然沒通知核酸或抗原。它們內部還在鬥爭?刷上海發布看到「關於核酸碼和大數據」的問答,回答中顯示:根據國家統一要求,『隨申辦』上不顯示陽性結果。翻譯一下就是,「我說你陽性你就是陽性」。當年納粹耶不會指著個雅利安人「我說你是猶太人你就是猶太人」吧。比納粹狠多了。健康雲換核酸碼,這倆有什麼區別?換湯不換藥,脫褲子放屁的事它們最在行。

  視頻「四月之聲」刷爆全網,又被全網格殺勿論。講實在的,我對這個沒有訴求沒有憤怒毫無力量的視頻並沒有轉發慾望,可就是這樣一個視頻也能招致官僚們的驚慌失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今晚轉發視頻的大型行為藝術現場,讓我想起20年李文亮離世那晚全網哀悼全網憤怒,結果如何?不過是魚的記憶,牆國贏麻了。但我不反對甚至支持別人接力轉發,去中心化的反抗是有力量的,就是不曉得記憶能持續多久,會不會像兩年前武漢封城那樣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以前說過我其實是個很宅的人,擁有自由的時候寧願宅家也不想出門軋鬧猛。有權利不行使是我的自由。但自由被無意剝奪就會激發骨子裡的反抗意識,釋放靈魂對自由的渴望⋯⋯所以,樓棟解封那天起天天出去溜達。今晚暴走三公里,為一枚2022年「世界地球日」獎章。回程路上,鏟屎官發現新大陸是的:方圓三公里就只有我倆每天在外閒逛。

  真就是這樣,除了我們倆,找不到第三個在外走路遊蕩的人,連一向愛自由的外賓都見不到一個。每天出去街上有各種車,汽車單車電單車,走路的就只有咱倆了。牆國人怎麼這麼聽話啊,不讓出門就不出門,老老實實乖乖待家裡吃吃喝喝。這麼聽話好管理的人民,我就不明白統治者們整天作啥呢?

  2022年4月23日 禮拜六 封城第二十三天

  睡前把上海朋友和熟人的旁友圈逐一點開看了一遍,想看看到底哪些人在轉發「四月之聲」,居然看到清零大運動前還一起吃了頓烤肉的朋友於21日晚被抓進集中營隔離了。說是從抓到帶走只給三十分鐘洗澡和收行李時間。朋友說她封城後的21天裡足不出戶,下樓做核酸19次,最後一次抗原陰性,核酸顯示待複合,然後警察就上門帶人了。「應抓盡抓」的速度令人咋舌。

  朋友的檢測結果沒有任何地方顯示為陽性,但「我說你是陽性你就是陽性」,集中營必須走一遭。很多人問她什麼途徑感染的,她回答這是一個天問,下樓做了19次核酸,其餘時間足不出戶,她自己也不曉得怎麼感染的。我個人認為,聚集性核酸檢測現場是唯一最有可能的感染途徑。被關20多天,有些地方時間更長,還不斷有居民被感染,聚集性核酸政策絕對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希望朋友快點轉陰,快點離開集中營,那不是人待的地兒。

  中午聯繫到朋友,聊了一番,真是個通透的姑娘,說話非常輕鬆。我安慰她鏟屎官幾個同事基本5-7天就回家,給了她一些信心。她是身邊關係最近的進集中營的朋友,看見她的遭遇我心裡挺難過的。

  又被做核酸的大喇叭的吵醒,翻了個身堅定地告訴鏟屎官我要睡覺今天打死不做,然後繼續睡。鏟屎官說只有1-4號樓做,我們連做三天抗原,因為是管控區。

  一覺醒來,鏟屎官跟我說今天上海發佈公佈的感染人數很微妙,從前兩天的兩萬以下重又返回兩萬以上。雖然官方公佈的數據不太具有參考價值,但,是個信號,說明清零大運動距離結束還很遙遠。我信。

  下午樓組長樓上樓下上門法抗原試劑,站在門口一頓抱怨:這真是要把我們老百姓搞色特,天天搞,不把我們陰性搞成陽性不罷休,這個國家政策搞伐好唻~

  現在每次核酸前先自測抗原,一旦出現兩道槓就停止參與核酸檢測,閉門不出在家直到抗原連續兩次陰性,絕不做「清零大運動中的絆腳石」,「堅決擁護清零政策」,「不給政府添亂」。嗯。同時奉勸那些抗原陽性者,別影響我大天朝「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政府也不容易」,「別給政府添亂」⋯⋯😂

  2022年4月24日 禮拜日 封城第二十四天

  今早睡得好香,帶著睡眠耳塞突然聽見鏟屎官大聲八氣地提到孫老太的名字,一下就嚇醒了,以為疾控中心電話他呢。爬起來問怎麼回事,說是單位開會。單位開會你提什麼孫老太的名字,不曉得我現在整天膽戰心驚啊。🙄️

  樓棟群通知今天是三天抗原自測第一天,鄰居們又紛紛把圖片Po到群裡,也不曉得這些人為什麼這麼積極,又沒人讓你們陰性上報,真夠讓人撓頭的⋯⋯現在就希望你們兩道槓千萬別舉報自己連累一樓的鄰居,我寧願你們悄聲無息在家自我隔離,沒人舉報你們,至少我絕對不會,也希望你們別舉報自己害別人,求你們了!

  團購群有人發了張圖說浦東一些小區鐵網和物資一起到,然後上次追著我逼逼新冠後遺症的哪位來一句:「鐵網網起來沒問題啊,保證物資供應我可以宅三年五載⋯⋯」這就是用自由換麵包,到頭來麵包和自由都得不到的基本盤吧。所以呢,封門攔網這種無異於殺人的硬隔離西西屁才敢大膽的如火如荼地搞起來,反正都是豬嘛。推友嘲諷說,給他供應物資三年五載?想得美,沒聽過要養這麼久出欄的🐷。是啊,想啥呢,你不過是跟韭菜,還不配為豬。

  夜飯時鏟屎官鄭重其事說下次核酸不再做了,他浦東同事很多都拒絕核酸。咳,終於等到鏟屎官也不堪忍受的一天了,撒花~

目前上海現狀確實如此。怎麼辦?

  2022年4月25日 禮拜一 封城第二十五天

  今天好像自然醒?我都忘了。現在晚上記不得早上事。

  中午又帶上相機出去晃了一圈,被梧桐絮爆擊了。但我樂意,出去遛彎兒也是一種反抗。快到小區門口,馬路邊一對騎單車的母子引起我注意。

  子:欸,欸欸,欸欸,停下⋯⋯

  母:撒事體?

  子:喊儂停下,今朝好運道來了。

  母停車,子指著路邊花壇,母從裡捏出一隻手機,四下張望,把手機往單車前筐一放蓋上蓋子二人騎上單車揚長而去⋯⋯不曉得他們會不會尋找失主,感覺不會。在家坐監的日子完全沒了時間概念,看到有人說上證指數跌破3000,抬表一看才發現今朝禮拜一。我以為禮拜天呢。又想起好基友的話:政治鬥爭裡,錢最算不上什麼,經濟毀了又如何?大吃飽幾千萬,皇上還是皇上。

  朋友所在的集中營,集裝箱那種,比大通舖好一些,有私密性,有獨立衛生間可以洗澡,但一下雨就水上漂。報修,回復要做全屋消殺,會污染被褥,得自己找地方收拾,朋友無奈撤回報修。搞笑的是住進去時沒任何打掃消殺,堵個漏水卻要全屋消殺?這些貪生怕死不講科學的慫貨,你們缺一次陽性。

  樓組長通知明天上午全市核酸。又全市,我操你大爺,你們到底想幹嘛?聚集核酸陽性不斷,你們眼瞎了嗎?不想做,但據說這次結果會作為健康碼依據。操你大爺!

  連續幾天夜晚吃到撐,為什麼呢?因為恐慌東西越囤越多,怕浪費就忙著吃,日子就在囤與吃中一天天度過,如同畜生。我痛恨這樣的日子,痛恨這樣的自己。

  日誌越寫越敷衍潦草,實在是沒精神,太累了。

  2022年4月26日 禮拜二 封城第二十六天

  昨晚在愁今天要不要核酸。做,受辱不甘心;不做,擔心被賦黃碼寸步難行。

  早上又被鏟屎官搖醒,說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我們今天的核酸改自測抗原,因為小區降級為野生動物園(防範區)了。但其實根據我的了解,不做核酸是因為今天核酸碼平台技術上大面積崩潰,我們逃過一劫,不曉得明天會不會補上。壞消息是居委出通知發動小區居民做志願者,在大門口嚴防死守,說是為保住防範區成果,規勸大家不隨意進出小區。然後馬上就有年輕人跳出來吐屎:讓我們年輕人上,也不怕得罪人⋯⋯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麼賤啊?

  聚集性核酸是目前已知的最大感染途徑,不見你們反對也不見你們害怕,一個個還上趕著積極配合檢測,居委會、志願者、騎手的社會面廣,也是主要感染源,你們依然不怕,而沒幾個毛人的寬闊街道倒是到處飄著可怕病毒?簡直既不講科學又蠢壞自以為是!

  來看看全世界的疫情開放情況,如圖。深綠色,103個國家,入境沒有任何限制。淺綠色,77個國家,只需要提供一次陰性檢測報告。黃色,10個國家,已經打兩針疫苗甚至加強針無需隔離。肉色,17個國家和地區,允許本國公民進出,需提供一次陰性檢測報告,沒打兩針疫苗需自我隔離7天,打了則無須隔離。以上所有國家中有發達也有不發達的,都開放了。唯有某大國成為「最美逆行者」。我們就不跟你們一樣,我們就是我們,我們是宇宙中心。🤷‍♀️

  小惡魔突然吃起濕糧,我們既意外又高興,終於可以補充一些乾糧以外的營養了。但吃了濕糧慢慢就開始影響腸胃拉不正常便便。昨晚便便軟中帶稀,今天趕緊聯繫楊醫師詢問醫院最近狀況,答復只有兩名助理駐守醫院,可配藥閃送。鏟屎官下樓取藥,看見志願者已招募上崗在小區門口把守,非必要不讓出小區,必須出去得申報登記獲准。我去你大爺的,你們算老幾啊?!一個當志願者的群主還洋洋灑灑寫一大篇外面到處飄散病毒如何恐怖凶險,讓大家只在小區內活動的狗屁文,引來一大堆馬屁精捧臭腳,看著就噁心想吐,一怒之下直接退群。雖然我退群也不會引起關注,但這是我的個人態度,用腳投票。太受不了這些個政府關它們還嫌不夠,非要自己關自己的傻逼賤貨!去死吧!

  今天心情超級差,枝人流淌在血液中的奴性一次又一次刷新我可想像的底線,和它們活在一片土地上真是不幸中的不幸。我們為什麼要進入防範區,難道不是為獲得自由嗎?對豬可能不是,對我是。傻逼賤貨們有本事在門口守到天荒地老,否則老娘半夜不睡覺也要出去遛!😠

  2022年4月27日 禮拜三 封城第二十七天

  上海發佈公佈了第一批常駐以及流動核酸檢測點,說明核酸檢測要常態化,清零要制度化了。我已經不敢想像接下來的生活該怎麼過了。當年擔心新疆模式會不會在全國推廣,現在看來之前的擔憂不無道理,時間上似乎也比預料的來得早。一切都在加速惡化。

  今天輪到防範區和封控區核酸,也想像很多人那樣拒絕下樓拒絕核酸,結果白衛兵上樓挨家挨戶敲門了伊港,不想做都不行。這就是官方通告裡的「上門服務」。Fuck!

  操作核酸的估計是個新培訓上崗的,極其認真,棉籤在口腔捅半天,起碼是之前其他醫護的五倍時間,我就在心裡Fuck了一萬遍。聚集性核酸明明是目前已知的最嚴重的感染途徑,你特大爺的還讓大家長時間張口暴露在風險中,等著領賞嗎?真不是個東西!

  做完核酸在門口遛了一圈,又看見之前坐在路邊曬太陽滿臉愁容的孕婦,今天狀態挺好的,和我一樣在門口活動。我就在想,瘟革時期生育下一代比正常時期更辛苦吧,祝你們好運吧。

  下午想補個覺老弟來電話和我聊了半天各種關於各地此起彼伏的封城現狀,覺也沒睡成。傍晚想睡個黃昏覺,結果余歪又來電話,哈哈哈,我好忙,開了一下午的電話會議。余歪孩子大了之後變得非常焦慮,一方面是現金在手,投資是死,不投資貶值,一方面是娃的教育問題,現在送出去太小,再大又擔心閉關鎖國出不去,就各種焦慮,後悔要娃。世上乜後悔藥啊。還聊了好多別的,很慶幸還有余歪這個腦子清醒可以說話的老朋友,真正的朋友,不是熟人。

  2022年4月28日 禮拜四 封城第二十八天

  前兩天洗手間洗臉盆的水龍頭突然間壞了,水關不住一直淌。一陣崩潰抓狂,還好鏟屎官看了幾個小視頻給鼓搗的暫時不漏水能用了。但都知道維持不了幾天,因為裡面的一個墊片裂了,只能用透明膠帶纏一纏。夜裡兩點多刷好牙,水龍頭又關不上了,已經上床的鏟屎官又爬起來修理,我提議關閉水盆下的閥門關閉睡覺先,鏟屎官非要修,結果弄到三點多。就算弄到半夜三四點估計也只能管個兩三天,就糊一天是一天吧。

  熟人家的下水管道堵了,每天通一次,受不了了,乾脆改用洗衣機下水道。2500萬封閉在家足不出戶,所有生活保障完全切斷,除了最可怕的生病無法就醫,還有許多讓人抓狂的家庭瑣事⋯⋯水電煤網絡出問題,馬桶、下水道堵塞,水管爆裂等等,需要更換的配件無法購買,需要上門維修的服務無法完成,就算找到維修人員也進不了小區,進得了小區也不敢讓進家,萬一陽性感染給我們二貓就慘了。所以再怎麼不方便,也要扛到解封。

  坐牢快一個月了,每天除了團購就是做飯吃飯睡覺,完全無心做其他事情,被迫活成網格裡的一頭豬。喔,不對,不如豬,圍欄裡的豬不愁吃喝。我現在就非常希望自己的豬生境界有所提高,從「吃飯是為了活著」心甘情願提升到「活著只是為了吃飯」,這樣的崇高境界有助於身心健康。真的羨慕那些現在還能快快樂樂吃吃喝喝的人。

  團購了5KG倫晚橙,吃口一般,有點酸,乾脆榨成果粒橙汁,裝進朋友推薦的冷萃壺放冰箱,冰一冰喝起來挺舒服的。團購的東西品質上只能聽天由命,靠運氣,滿足最低生活需求可以,想要更好就沒門兒了。日子過成這樣,完完全全是人禍。

  2022年4月29日 禮拜五 封城第二十九天

  夫妻朋友和我聊天,他們也是居家隔離支持者。說他們對門鄰居一家三口都去了集中營,鄰居爸先陽性,之後媽和他自己也陽了,一家人被分別送去兩個集中營,鄰居爸10號進去,昨天才放出來回家,母子13號去21號回,他爸去的集中營管理混亂,沒有醫生,病人自生自滅,核酸檢測查不到結果,問白衛兵也不搭理,就一聲哀嘆:一言難盡,餓不死而已⋯⋯

  去集中營如同開盲盒,下車才知道被送到哪裡,像極了當年上了火車的猶太人不知道自己將去往何方一樣,內心充滿命運未卜的恐懼。奧密克戎對絕大多數人來講如同一場普通感冒,甚至連普通感冒都不如,但無論如何要把感染者拉去集中營折騰一遍,吃不好睡不好。一位上海醫生說得非常好,這個病毒不會讓人「英年早逝」,科學層面完全不需要擔心,政治層面才是最大問題,一旦感染害了自己株連他人,自己被抓去集中營,他人成密接抓去隔離⋯⋯

  朋友還說昨天做核酸時醫護手法太爛,棉籤過於深入以至於手套碰到她的嘴唇,她又氣又擔心。換作我肯定要炸毛。上次上門單檢,鼻拭子捅偏,捅到腦仁疼。我當時心裡也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恨得要死。

  醒來看樓棟群,樓上一位爺叔想開藥問這麼才能出小區,樓組長讓他去居委會開通行證。而其實小區早已進入防範區,有出入自由。但被傻逼居委會和小區大多數賤民合力退回管控區,只准在小區內活動。「北漂神醫」制定出個狗屁三區劃分管控方案,夠讓人痛恨的了,上海本地人之間還相互戕害,理直氣壯在方案上層層加碼控制居民行動自由,簡直不能再我操了!💢

  夜飯後出去遛了一圈,街上的閒人比之前多了一點點,氣氛也不像之前那樣恐怖,昔日的繁華商圈冷冷清清,商場和霓虹燈都關閉著,就像一座死城。唉,這一切全因一個人的清零喜好。

  2022年4月30日 禮拜六 封城第三十天

  今天是坐牢第三十天,整整一個月了。開始的憤怒和恐懼已被疲憊吞噬,現在進入徹底無情緒狀態,憤怒不動也恐懼不起來,累了,只想躺倒⋯⋯

  搞笑的是今天社會面神奇清零了伊港,可我一直沒搞明白社會面到底是哪一面?按我一小屁民的理解是,這座城市的所有市民。然而政府的定義的是,在外面活動的人,關在家裡的我們不算社會人。呵呵,那一開始就把大家都關起來好了,四月一日就可以宣布親自部署親自指揮清零運動大成功,第二天慶功開晚會,豈不完美?上上下下演戲似的一個月勞民又傷財,何必呢?沒有比你們更無恥的政府了。

  吃好夜飯出去遛,看見居民區有小五金店開著門(其實是窗),趕緊回家拆了水龍頭閥門去碰碰運氣。第一家老闆翻了半天說沒我要的尺寸。第二家已關門,敲敲窗老闆說沒貨。差不多絕望了。路過第三家想著隨便問問吧,有就有沒有就算。燈開著不見人,敲敲窗跑出來一個可愛小男孩,說媽媽在洗頭等一下,沒多一會兒老闆娘出來拿著我們的爛閥門比照一番說有的,啊,我差點哭出來,太好了,水龍頭終於有救了  原本就一件很小,小到不能再小的家務事,封城後變得高不可攀,遙不可及,只能默默忍著等解封。太操蛋了,這狗逼政府!

  攝影器材:iPhone XS Max/RICOH GRⅢ

【就當封城日誌吧(5月16~?日)】

  2022年5月16日 禮拜一 封城第四十六天   一早接到居委通知:常態化核酸檢測採樣點今天開始啟用,上午9:00~11:30在XXX弄大門外進行常...

阅读全文

【就當封城日誌吧(5月1~15日)】

  2022年5月1日 禮拜日 封城第三十一天   進入一個新的月份,可什麼都沒變,城依然封著,商店依然關著,我們依然牢裡蹲著⋯⋯   昨...

阅读全文

【Freedom】

  忍不住為本人年度最佳攝影單開一帖。在家坐監不知坐到何時的我非常羨慕這隻鴿子擁有的平凡的自由。   攝...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