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花。喜歡那些清新雅緻,暗自飄香,不起眼的花兒。

  ID 雖叫玫瑰火紅,可玫瑰並非我最喜歡的花,紅色更不是我喜歡的顏色。

  最愛散落在山野深處或某個不起眼的路邊、角落,靜靜綻放,與世無爭的白色雛菊。不過前些日子,白菊花被賦予了更深層次的含義,不能再亂愛了,否則會被某些並不討喜的人請去消磨整個下午,太可恨。

  

  憶起兒時,夏天去鄰居家那顆大到可以稱之為樹的花樹上“偷”梔子花,秋天去家弟的幼兒園老師家“偷”各色品種的菊花,不亦樂乎,從沒落下任何一個可以“偷”花的季節。

  昨天午飯時分,在院兒門口又遇上那個總是面帶微笑,長得圓圓的賣花女,不討價不還價,五塊錢買下六小把白白的新鮮欲滴的梔子花,在烈日下,邊走邊嗅著那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彷彿又回到了童年。

  

  我有個怪癖:不能聞帶有甜味的香水,尤其是早上。

  記得有次清晨乘坐公交車,一股甜蜜的花香味觸碰到我敏銳的嗅覺,胃里頓時一陣翻江倒海,頭也暈乎起來,跟暈車似的。從那以後,再也聞不得帶甜味的女用香水。所以,我使用的香水是清一色木質調的中性香。

  這是一種純粹來自生理的本能抵抗,抵抗一些生理不願接受的東西。

  

  為這篇博文找背景音樂,發現寫茉莉的歌曲還真多,除了那首名揚海內外的江蘇民歌「茉莉花」,還有台灣民歌手包美聖演唱的「小茉莉」,伍思凱為曾淑勤而創作的「茉莉花的日子」,等等。

  而寫給梔子花的歌曲是少之又少,別跟我說何炅的「梔子花開」,這麼那啥的東西除了被動灌進耳朵,否則我是絕不會主動去聆聽的。什麼梔子花開呀開,梔子花開呀開,昏倒!這都什麼破爛詞兒?!看看姚謙為伍思凱的曲子填寫的歌詞:曾經在素淨發上系一束清香消息,那芬芳就如此蜿蜒地流到現在心裡。。。。

  

  梔子花的幽幽香氣,飄散滿屋。為這幽香配上我喜歡的日本作曲家神山純一的音樂「エピローグ」吧。

  神山擅於把新世紀音樂和來自大自然的聲音結合在一起,為聽者營造出一種全新的音樂感受,就像漂浮在無盡的夜空,觸摸大自然的靜謐之美。

  神山純一「エピローグ

  

 

 

 

 

【三月走过……】

  三月,是樱花盛放的季节。但看仔细了,这不是樱花,是垂丝海棠。楼下的街角小公园里有三株,正在绽放。         周六淹没在大雨中。周日空气一般,...

阅读全文

【川口武亮的陶器】

  去年11月中旬,四位日本陶艺师的作品在魔都的失物招领(Lost&Found)展出。四位陶艺师的作品本人最爱川口武亮先生的作品。   “川口武亮生于日本陶...

阅读全文

【家有萌喵—说不出的无奈】

  一妹纸带着她养了八年的狗狗来我家玩。一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了包纸妹还没吃完的干粮和罐头,吃光光,见底儿的那种,然后发挥了狗占地盘的特性在...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