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Foobar又播出那首「紅い花」,不由想起那一段日子。那是一段单纯、美好而纯粹的日子。生活中,除了音乐还是音乐。
  在那段日子,在那里,与他相遇。
  他给人的印象总是那样谦和、儒雅,虽然也爱嘻笑打闹,但与人的交往始终保持距离。淡淡的,薄薄的。同学们都知道他喜欢待在我和妹头的板块,过惯了夜猫子生活的我们常在深夜看见他浏览大伙儿白天或晚间留下的“疯狂”。谁也不打搅谁,看完帖子,走人。年节的时候给朋友发贺卡,也总会给他一张。就这样,岁月流淌,转眼间相识已四五载。
  也许是自己的文字很烂,烂得象跎那什么,所以我爱的男人或女人的文字总是隽永遥深,韵致无穷。或优雅细腻,或犀利尖锐,或深邃悠远。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在版里,他的好文笔被一致公认,常受到褒奖。
  前年做“邓丽君十周年专辑”电子书,有几首日语歌词要请他校对、翻译。说来好笑,相识多年,那天我是第一次用论坛的私聊功能发短信给他,在有求于他的时候。不会时时想起,却也不会忘怀,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知道他是个忙人,于是我挑了一首不太为人所熟知的歌曲「浪花節だよ人生は」给他翻译。数小时后,他把中文歌词发到版里。
 “飲めと言われて 素直に飲んだ  举杯催妾饮 强意难拒舐杯干
  肩を抱かれて その気になった  抚肩藏君怀 止水心意起微澜
  馬鹿な出逢いが 利口に化けて  明明殊途擦肩偶遇 却暗里自作伶俐
  よせばいいのに 一目惚れ    明明可以拂袖转头 却痴情一见如意
  浪花節だよ 女の女の人生は   是浪花调啊 女人的、女人的一生

  看见译词,不禁感叹:这样的汉语言文学功底,在今天,在今后,少见,直至消失。“你莫非是唐伯虎的传人”,我们跟他开玩笑。他不以为然。只淡淡的告诉我们:“日语歌谣曲有很多词句并非极其雅致,不过用来做邓丽君的翻译,我想这样也不为过吧。”这厮就是这样淡然。那天,我们第一次说话,私下的。
  译词细嚼好几天,越看越喜欢。把网上搜索到的译词跟他的一比照,才知道同样一首歌翻译的韵致竟是那么的不一样。相遇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浪花调啊,女人的女人的一生。
  半月后的一个晚上,他传了一首他认为一定要给我的一首歌——紅い花,说是他最喜欢的,歌词也是译词中他最满意的。循环播放,连听数遍,感觉歌者的歌仿佛唱给自己听,不急不缓,娓娓道来。那晚,他传了好些日语歌曲,可我就是一门心思的喜欢“红花”,弄得他后悔不迭,说不该急着把最好听的给我,哈哈。
  。。。。。。
  淡淡的,春去秋来,两载又过。
  那个清晨,我听见电车汽笛的声音,遥远,又似近在咫尺。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却已飞过。
  坂本冬美,一九六七年三月三十日出生在本州最南端的和歌山县。日本五大演歌美女之一。端庄、温婉、古典的气质集于一身。不仅如此,还天然生成一副演绎演歌的好嗓子。
  初听冬美的歌,以为她是日本国宝不死鸟美空云雀时代的歌手。查阅资料后,方知不过六○年代末出生的人。大为惊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