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description"/>

 
 

 
 
  这组照片是今年元旦和家弟两口子去溜达中山陵,走在梧桐参天的陵园路上拍下的。可惜是冬天,树枝光秃秃,不过我倒蛮喜欢这种萧瑟的感觉。但从摄影的角度出发,枝繁叶茂的夏天和秋天才是最美的季节。
 
  那天天气不好,阴气沉沉,好在不太冷,和家人漫步在林荫大道,呼吸着新鲜空气,也还蛮惬意的,只是游人多了点。
 
 
 
 
 

 
 
  说起梧桐,很多人会立马联想到南京的街道上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尤其是去过中山陵的,陵园路上的“托天掌”更让他们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
 
  也是因为梧桐,让许多到过南京的人觉得南京是个绿化非常好的城市。是啊,桑拿般的炎炎夏日里,它们就是一把把巨大的天然遮阳伞。
 
  在南京出生长大的我,过去并没觉着梧桐有多么好,或有多么爱它,只记得春天的梧桐树有飘扬不尽的毛毛,让我这个过敏体质的人喷嚏不断,抓狂不已。后来离开南京到遥远的另一个城市生活,渐渐的,一些记忆中原本不起眼的事物反倒成为一种内心的故土情结,梧桐树,还有城墙。
 
  去年年底在南京还对某童鞋说:除了家人,梧桐是我对南京这个远离了半生的城市为数不多的情结之一。看见高大的梧桐,走在宽阔的林荫道上,才会有身处故乡的实在感。我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
 
  每次回南京,我喜欢漫无目的独自走在有梧桐的街道上,虽然很多地方已然面目全非,但至少还有梧桐,还有过去的记忆。
 
 
 
 
 

 
 
  这两天在无数地震海啸的新闻中,有一条关于南京为给地铁三号线的大行宫站让路,太平北路有40多棵梧桐被“剃光头”的新闻格外扎眼。
 
  1996年,政府为解决交通问题在南京的主干道中山东路上砍树,激起民愤,后来还闹上了“焦点访谈”,再后来上面来人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可现在人家学聪明了,不砍树,改挪树了,把有着5、60岁甚至6、70岁高龄的梧桐从人行道挪至麒麟门的一个什么苗圃,这下你小百姓没辙了吧,人家没砍没毁,只是挪,挪个地方继续种。人砖家还说了,苗圃空气好水分足,是老龄行道树最好的养老院。。。尼玛的,“人挪活,树挪死”,这道理小孩子都懂。再说,行道树难道不该在行道上终老?我们只想在行道上看到熟悉的梧桐,在行道上感受梧桐的气息,而不是在什么狗屁的苗圃。当然,我的话等于屁,说了不算。
 
 
 
 
 

 
 
  记得多年前我就对老妈说过,在这个以鸡地屁搞地皮发展经济的国家,神马都可能被拆,神马都可能被挖,南京的城市标签——梧桐也终有浮云的一天。所以,在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我一点不惊讶,只感到无力和无奈。当有一天南京的梧桐被各种理由砍杀干净,到那时,南京还是南京,我心目中的那个南京吗?这个问题问得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呵呵,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哪有什么是属于我的?真是太自作多情了。
 
  好吧,我从现在就做好心理准备,准备接受一个没有梧桐,和别的城市一样丑陋的南京。
 
 
 
 
 
 
 
          
 
 
  对编辑这组图片的童鞋很有爱。不管你是谁,不论你在何方,请接受我的敬意。
 
 
 
 
 
 
 

【又要看演唱会啦!】

  又要看演唱会啦,好嗨森!   09年从昆明飞南京看曾淑勤,12年飞北京看南方二重唱,同年年底还有场霓虹国音乐大神谷村新司上海演唱会,票都到手了,结果...

阅读全文

【紫金山人行栈道】

           紫金山人行栈道。一条在山林中穿行的栈道。既不破坏生态,也让游人饱览山间美景。更重要的是人车分离,安全。   栈道初段的对面是古老...

阅读全文

【玄武湖冬韵】

      春节假期的某天,难得的好天气,去离家不远的玄武湖兜了一大圈,解放门进,玄武门出,权当锻炼。   原本打算带相机,结果两块电池都没充电,麻麻...

阅读全文

一条回应:“【南京的梧桐】”

  1. 玫瑰火红说道:

    【@邱毅 台湾:去過幾次南京,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夫子廟、秦淮河或總統府,而是一路茂密的法國梧桐,不但已是南京的標誌,南京人的情感,更表徵著對孫中山先生的懷念。兩岸都在慶祝「辛亥百年」之際,南京市府為建地鐵而砍掉或移植具歷史意義的梧桐,國民黨高層豈能緘默!】
     
     
    扯上政治,扯上国民党,甚至拉上中山先生,这下南京梧桐该有救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