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奥斯坦丁。
  时间:不祥。

  空旷的荒野上,鹅毛大的雪片在长啸悲鸣的风声里漫天飞舞。

  傍晚,雪停了。天气变得越发寒冷。阴霾的天空象一块展开的抹布,令人窒息。

  天色渐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冰天雪地里,两声尖利的汽笛声划破长空,撕裂寂静。一列载满旅客的火车从隐秘的隧道中呼啸而出。

  列车车头奋力推起厚厚的积雪,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轨道,平稳地向前行驶。

  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去,封闭的车厢里纤尘不染,温暖如春,旅客们大都只穿一件薄薄的毛衣。车厢里,满是咖啡的醇香。有人在聊天,有人在托腮沉思;有人嬉笑打闹,有人窃窃私语;初遇的孩童更是兴奋地追逐嬉戏。车厢里弥漫着家一样的温馨和甜蜜,微笑在人们脸上徜徉。车外寒风凛洌,车内却暖如春天,好似两个不相干的世界在同一刻共存。

  列车探头探脑地将最后一节车厢拉出隧道,拖着长长的身躯在铁路线上奔驰。

  “轰隆隆……”,一声巨响,列车突然失去控制,象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冲出轨道,一头扎进皑皑白雪。斩了首的“怪物”一半在雪地里,一半在铁轨上痛苦地扭动着。

  旅客们被突如其来的碰撞声惊呆了,剧烈的颠簸把他们从睡铺和座位上掀起。车厢内乱作一团,惊叫声和哭喊声不绝于耳,乘客们本能地纷纷寻找出口逃生。车内燃烧的烟雾迷蒙了他们的感观,慌乱中根本找不到出口,有的人使劲砸玻璃试图跳窗逃生,而有的乘客已在梦乡中魂飞天外,蜷曲在翻腾的车厢内永远无法醒来。

  过了不知多久,被巨大的冲击力肢解的粉身碎骨的“怪物”终于安静下来。车厢里的温馨祥和,顷刻间粉碎于灾难。列车撞击爆炸后的焦糊味取代了咖啡的飘香。

  雪,又开始纷纷扬扬起来。一望无际的荒野,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何时,救生队赶到出事现场。队员们用双手刨去覆盖在支离破碎的列车上的积雪,拖动被掩埋的尸体。不幸的是,它们早已与冰融为一体。水,凝固了死者生前最后的动作和表情。无奈,队员们只好用铁镐凿开冰块,将翘起的手臂、腿脚锯下,连同身体一并放入木棺埋葬。

  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站在高高的楼上,窗口,看得无比真切。

  心,微弱地跳动着。
  胸,闷极了。窒息。

  醒了,终于醒了。原来是场梦。真够幸运的!
  依稀记得,梦的结尾是我和家弟在看影碟。可以认为这是个梦中梦。
  梦在二○○三年十一月六日。

  妹头的“火车情结”和群居小朋友的“梦”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梦境。
  记得妹头说,做这样一个完整的梦不容易,而且场景很大,有点象好莱坞的灾难片。妹头还帮我查询到底有没有叫奥斯坦丁的地方,结果是莫斯科的一个电视塔。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