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本人非常崇敬的一位导演。乡愁,本人比较推崇的一部剧情片。
  一九八六年岁末,俄罗斯电影大师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 1932.04.04 1986.12.29」在巴黎病逝。五十四年的生命,二十六年的导演生涯,塔尔科夫斯基只留下八部电影作品,却以其博大深邃的精神气质与庄重沉郁的诗性叙事开创出崭新的艺术典范,奠定了他在世界电影史上无可争议的经典地位。
  生命的最后一年里,身患肺癌的塔尔科夫斯基在病痛中完成了电影「牺牲」。这部绝响之作是献给现代文明的一首挽歌:陷入歧途的时代,无穷扩张的物欲,人类精神世界濒临崩溃,巨大的灾难行将来临,主人公毅然以自己的牺牲来寻求拯救……
  塔尔科夫斯基具有强烈的宗教气质。末世与拯救,精神的迷失与文明的危机,是他贯穿一生的创作母题。
  乡愁,这部以长镜头著称的电影,未必得到大多数观众的喜爱。但,如果我们尝试着改变既有的观赏定势,就会感受塔尔科夫斯基的诗性叙事绝不沉闷和乏味,相反,它具有丰富饱满的内在张力与激情。在「乡愁」那段著名的长镜头中,主人公安德烈缓缓移动的孤寂身影,闪烁的烛火与潮湿的绿墙,寂静的风与水滴,安德烈抵达终点时令人窒息的呼吸,形成了一种充满存在意味的生命时刻,蕴含着“大音稀声”的力量。

Nostalghia
中文名:乡愁
导 演:安德烈·塔科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
主 演:Oleg YankovskyDomiziana Giordano
    Erland Josephson
类 型:剧情
语 言:意大利语、俄语
片 长:130分钟
日 期:1983
出 品:前苏联

剧情介绍:
  如果说维多里奥·德·西卡和费多里格·费里尼的新现实主义电影探索了个人原始心灵的经验主义本质,那么塔可夫斯基的「乡愁」就是精神心灵的诗意表达。
  一位俄罗斯作家Andrei Gortchakov,与他美丽的女翻译Eugenia去往意大利进行语言研究,他们在路上的经历:一个乡村教堂,女人们在圣母玛利亚像前祈祷;一个天然温泉,村民每天沐浴其中,以求恢复青春;一个名叫Domenico的古怪老人在一次天启式的错觉下将他的家人囚禁了七年。Domenico被村民认为精神失常,曾试图擎一支点燃的蜡烛渡过温泉,作为赎罪计划的一部分,但无法完成,他请求Andrei替他完成这一项表面上无害的任务,Andrei非常不情愿答应他这不合逻辑的请求,但被支离破碎的前兆激起了兴趣,因此没有拒绝他。他拒绝了性感的Eugenia,她不可避免地离开了他。他使自己沉浸于超越现实的孤独和模糊的会话中。在青葱的意大利风景和俄罗斯乡下沉默色调间的色彩转换,揭示了他的乡愁,揭示了他对一直躲避他的精神之光的普遍深入的渴念。他与家人分离,远离祖国,如今孤身一人,开始执行这一存在主义的任务。
  「乡愁」高度思想化,美仑美奂,充满晦涩的象征,是精神渴求者的电影化抽象。实际上,Andrei意义模糊的旅程,教堂的祈求者,Domenico最后不可思议的行动,都传达了这一天生的渴念。在最后一幕,Andrei掀起外套,护住飘摇的烛火。这是灵魂的象征性揭示,与熄灭精神之火的斗争最终成全了他。但结尾却是不吉的,喑哑的色彩充满了意大利的街道,用那耗尽他的相同的忧郁思念感染了那里的人。塔可夫斯基在流放中拍摄了「乡愁」,并将这部电影献给母亲,作为对母亲的怀念。这是痛悼不可挽回的过去和不可预知的将来的哀歌式电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