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去麗江,只要時間允許,一定會去“東巴作坊”看看,即使什么都不買。

  就這樣,到麗江必去“東巴作坊”和另一間楊氏兄弟開的“木魚鈴”,成了每次麗江之行的一種儀式。在我看來是一種儀式。

  行至酒吧街,發現對面的“木魚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間超大型酒吧。 “木魚鈴”沒了,我很沮喪地說。啊,好在還有“東巴作坊”,我喃喃自語,幾秒鐘前的沮喪又一掃而光。

  

  第一天去“東巴作坊”,一眼就看中圖片上的小木雕,翻開詮釋東巴文的吊牌,哇!太喜歡了。上面寫著:喝酒,烤太陽去(見上圖)。

  眼前立馬閃過一幅畫面,我拍著某人的肩膀說:胸底,走,喝酒,烤太陽去!

  我雖身為女人,但對男人之間那種肝膽相照的情誼倾心已久。想都沒想,我迫不及待地要了他。我曉得誰最適合作他的主人。

  “作坊”裡所有大大小小的作品,絕對找不出完全相像的兩件,全是獨一無二,這也是我迫不及待的原因之一。

  嗯,我更願意稱他們為作品,而不是商品。

  “東巴作坊”的男主人叫木欣榮,人稱老木,麗江納西族人。女主人,阿俊,一個很靈的成都女子。 2000年,阿俊去麗江旅遊,在剛開業一年的“作坊”認識了老木,從相互欣賞到相互傾慕,后來順理成章地做了夫妻,共同經營著兩個人的小店。

  過去去麗江總是行色匆匆,無法停留。這次下去最讓我舒心的就是可以停下腳步,聆聽他、她、他們的故事。

  當再一次去“作坊”想買些什么的那個下午,阿俊正在店里為別人訂下的150件木雕寫祝福語。我東翻翻西看看,阿俊停下手中筆,招呼我隨便看,並詮釋我正拿著的一件作品的含義,我告訴她我很喜歡他們的小店,每次到麗江只要有空一定會來轉轉,阿俊顯得很開心,當聽到我第一次下麗江是1996年時,阿俊的話匣子打開了。。。

  我們一起聊過去的麗江,聊現在的麗江,聊我們對麗江的愛與恨,話題當然也少不了她的寶貝:老木、女兒和作坊。聊得非常開心,就像兩個相識相知多年的好友。沒有距離,沒有原因。

  她告訴我,由于古城旅遊業的過度開發,納西藝人的原創作品不斷被商人復制,不少厭惡這種不正當方式的藝人開始退出,而有一些藝人,開始做一些遊客好拿好帶的小件工藝品。老木過去的作品全是大的擺件,現在除了大型木雕,也和阿俊一起設計一些適合大眾口味、有主題的小飾物,每過一段時間主題會在時光的流逝中悄然變換。也可以說,他們在藝術與現實的衝突中尋找到了一條平衡之路。

  阿俊很擅言談,她開玩笑說自己是老木的話筒,遇見欣賞老木作品的人就忍不住地想把老木的創作思路講給對方聽。我在她的介紹中理解了老木不少大木雕的創作意圖,尤其是一對被命名為“心動不如行動”的木雕:左邊的人,胸口懸吊著一顆大大的可以任意搖擺的心臟;右邊的人,一副邁開大步開始行動的樣子。這對木雕,非常靈動地表現出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的決心。我愛得要死,可惜家裡實在沒地兒可放。

  阿俊說,前段時間央視10台的“狀元360”欄目下麗江邀請老木去做節目,因為江湖上傳說老木的大木雕全是用斧頭劈出來的。說到這裡,阿俊大笑,說江湖上根本就是誤傳。老木劈木雕僅僅是一開始用斧頭劈個雛形,然后再用刀子雕刻,但江湖上越傳越邪乎,老木一生氣,真的開始為“刀劈”的傳說下苦功,結果練就一身刀劈斧砍木雕的功夫,搞得央視都前往麗江邀請他上鏡。一開始阿俊堅決不同意,覺得央視有什么了不起,為什么他來請我就一定要上?不理。央視的人急了,又去給阿俊解釋“狀元360”是個怎樣的欄目,還說只要老木去表演絕活,不用做其他事,阿俊這才鬆了口。可惜我沒看到這期節目。但我好喜歡阿俊這種不卑不亢的性格。我們很像。

  阿俊又說,他們現在除了這間“作坊”,還在古城的另一條路上開了一間老木的工作室,裡面全是絕不出賣,只作展品的大型木雕,讓我有空去看看,他們一歲的女兒溪溪也在那邊。嗯,我決定去參觀一下。

  臨行前,阿俊遞給我一個小紙袋,說是送我的禮物。我高興地立馬打開。一個響聲清脆悠長的鈴鐺下面吊著塊木牌,上面有老木用東巴文刻的“平安,幸福”。現在,這個禮物就掛在我的顯示器旁(見下圖)。

  哦對了,向來拒絕鏡頭的我破天荒地要求跟阿俊合個影,留作紀念。我真的很喜歡這個生長在天府之國,又浸染了麗江木頭和泥土的芬芳的女子。照片是正面像,不能放在博文裡,我怕冰人小朋友看了之后哭著喊著說愛上我,那麻煩就大了。

  

  按照阿俊的路段描述,在古城中七拐八繞,可就是找不到老木的工作室,我都有點灰心了。

  當走到一個鋪面突然凹進去的地方,抬頭一看,咦?這不正是老木工作室么!看來,人們做出的許多努力往往會倒在最后一刻。還好還好,我堅持了。

  通過一個很小的店面走進去,眼前別有洞天。一個很幽靜的小院,中間擺放著老木還沒刻完的木雕,比我人還高。阿俊的媽媽正忙著做晚飯。老木和阿俊的寶貝女兒溪溪坐在童車裡,好奇地望著我這個不速之客。

  “我知道你是,溪溪。”老木聽見聲音便迎了出來。我說我剛從阿俊那邊來,過來看看溪溪和您的作品。當時老木說了些什么,或者什么也沒說,我反正全忘了,但我清楚地記得他的笑容。安靜,靦腆。這跟照片上那個鬍子拉碴,外形粗獷的他完全兩碼事,儘管眼前的他依然留著鬍子。我不太喜歡男人留鬍子,覺得臟兮兮,但看見老木,竟沒了這感覺,我甚至願意把“干淨”一詞送給他。的確很干淨,是眼神、笑容和氣質裡透出的干淨。

  說明來意后,並沒急著去看老木的作品,而是和老木一起逗著溪溪。溪溪太可愛了,憋著小嘴學青蛙叫,相像的程度不亞于口技演員。學完一連串動物的叫聲,溪溪開始不耐煩坐在童車裡,哼哼唧唧要下來玩。這時老木讓我們進去參觀他的作品,他在哄溪溪。

  展廳裡,全是老木從事雕刻創作以來的得意之作,無一例外的大型非賣品。我一件一件的仔細看,看到了一些先前阿俊向我描繪過的作品,算是有些心得;有些,在無人詮釋的情況下確實無法了解創作者的意圖,難怪阿俊說
她想把這些得意之作的創作理念全部整理成文字,讓人們去欣賞。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工程,希望再去“東巴作坊”的時候能看到。

  從展廳出來,老木又邀請我們去樓上參觀另一間展室,當然也少不了已經從童車中解放出來的溪溪小朋友。

  樓上的作品比樓下少一些,主要以人像為主。我依然一件件仔細看過去,可一旁的溪溪小朋友沒閒著。她從里屋拖出好多她的寶貝,非要拉我去看,我盛情難卻,以比欣賞她爸爸作品更認真的態度分享著她的寶貝們和她的快樂。

  我是個很討孩子和小動物喜歡的人。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把棱角都藏到了心裡,外表看起來顯得溫和。

  分享完溪溪從房裡拖出的各種寶貝,老木提醒溪溪還有一樣寶貝沒給我看。這時,只見溪溪滴滴嘟嘟走向一尊比她高一倍的雕像,然后緊抱著。老木看出了我的疑問,連忙解釋道:溪溪的奶奶是納西人。

  啊,確實,溪溪抱著的確實是一位面目慈祥的納西老太太的雕像。我想起阿俊講過這尊雕像。她說,老木的創作思路來源於:夕陽下,阿奶在老街的屋簷下,拄著拐杖守候放學的孫孫,那是一幅人世間最溫暖的畫面,畫面中的阿奶就像一尊食著人間煙火的菩薩。西西抱的那尊雕像的名字就叫,阿奶。

  我被溪溪抱著人間菩薩的場景感動了。

  老木接到阿俊說要回來吃晚飯的電話。這個電話提醒我們,該是離去的時候了。

  我從小就愛質樸的東西,長大后,有了自己的家,家裡的地板、家具,包括裝飾品幾乎都是實木的。我愛著木頭的質樸和溫暖,還有阿俊所說的親切和熟悉。

  老木,愛著阿俊、溪溪,還有他的木雕。

  阿俊,愛著老木、溪溪,還有老木的木雕。

  我,愛著他們。

  對老木、阿俊以及木雕感興趣的朋友,請移步至:老木的雕刻時光 

                        阿俊的天空

  Mark KnopflerA Love Idea。感謝冰人推薦給我如此溫暖的音樂。

  

 

 

PS:博文中的圖片、音頻、文字均謝絕轉載!

相關鏈結:【慵懶時光 之 逗狗

     【慵懶時光 之 戒·色

     【慵懶時光 之 男色

     【慵懶時光 之 食色

     【慵懶時光 之 撩貓

【三月走过……】

  三月,是樱花盛放的季节。但看仔细了,这不是樱花,是垂丝海棠。楼下的街角小公园里有三株,正在绽放。         周六淹没在大雨中。周日空气一般,...

阅读全文

【川口武亮的陶器】

  去年11月中旬,四位日本陶艺师的作品在魔都的失物招领(Lost&Found)展出。四位陶艺师的作品本人最爱川口武亮先生的作品。   “川口武亮生于日本陶...

阅读全文

【家有萌喵—说不出的无奈】

  一妹纸带着她养了八年的狗狗来我家玩。一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了包纸妹还没吃完的干粮和罐头,吃光光,见底儿的那种,然后发挥了狗占地盘的特性在...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